第五百八十二章城墻上的博弈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324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一場嚴酷的倒春寒襲擊了燕云大地,本已經算是開春,但天氣卻完違反了人們根據自然規律總結出的歷法,雨水本是二十四節氣中的正月中氣,從這一天開始氣溫回升、冰雪消融、降雨開始,雨量漸增。

    但如今的燕云大地依然是銀裝素裹,沒有一絲的回暖的跡象,仿佛這個漫長的冬天永遠也不會結束。

    夏竦站在城墻上看著寒風卷雪的凌厲微微皺眉道:“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屬木,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繼之雨水。且東風解凍,散而為雨。但如今卻冰封大地,萬物凋零,無生機,此兆兇矣!”

    曹瑋瞅了他一眼哼道:“子不語怪力亂神!你老倌為何還說這樣的話?”

    夏竦長出一口氣指了指狄青道:“子是不語,可并非不信,否則為何要為《周易》作十翼供人解讀?此種精妙孕育天地之間,乃世間大道!不可不循,將帥用兵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方可運籌帷幄……你還不如漢臣呢!”

    曹瑋抬頭望去,只見狄青看著城墻上的旗子判斷風向,又讓人記錄雪的厚度以及硬度,同時派人往城墻上澆水,冰冷的寒風很快就讓城墻的表面結出一層光溜溜的冰層……

    “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冰水為之而寒于水!老夫不如他狄漢臣,怕是回京之后也該退位讓賢了!”曹瑋說完便嘆息的準備離開,而夏竦哼了一聲道:“他狄漢臣要是當了你這樞密使就離死期不遠了!別以為老夫不知道,你將門眾人的小手段,豈能讓他一個白身出來的狄青搶了你們的風頭?老夫勸你們不要動手,否則陛下暴怒便是爾等末日!”

    曹瑋身體一僵轉頭道:“你……何必趕盡殺絕?!”

    “笑話!老夫何時趕盡殺絕?明明是你們做的太絕,不光做的絕,還愚蠢!大宋這么多年唯一從軍卒中出了一個樞密副使,這給軍中將士多大的鼓舞?大宋需要他做榜樣,陛下更是需要他穩定軍心,你們要是對他動手,嘿嘿,考慮過后果嗎?”

    “那也不能讓他一個白身騎在我將門頭上!!”

    夏竦看著突然憤怒的曹瑋奇怪的說道:“人家可從未騎在你們頭上,是你們自己不爭氣,唯一一個楊懷玉當上了殿前司的都指揮使,但這一路打下來的戰功卻根本沒法和狄青比,官家可是給過你們機會,是你們自己沒把握者又能怪得了誰?別怪我沒提醒過你,官家對狄青著實看重,你們要是動了他,就準備成熟官家雷霆之怒吧!當年官家對你將門的手段可還記得?”

    曹瑋的身體微微一顫,當年官家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把將門打擊的體無完膚,最后還是官家網開一面讓將門子弟進入武備司……

    曹瑋吶吶的小聲道:“陛下應該不會因為一個狄漢臣和我將門翻臉吧?”

    夏竦是何其聰明,心思急轉便明白曹瑋的意思,厭惡的瞪了他一眼:“嗤……寶臣啊寶臣!你打的什么算盤以為老夫不知?不就是想讓狄青帶著你將門在燕云撈軍功,等利用完他再……誒!為何你們總是如此,難道就不怕有一天自己也是飛鳥井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夏竦的話讓曹瑋大驚,他不明白,為何夏竦會對狄青百般維護:“那我將門又該如何?”

    “很簡單,多立軍功讓陛下看到你們的價值,這便是最簡單的方法,楊懷玉雖不及狄青,但真本事卻是有的,你將門子弟在此次北伐之中也頗有建樹,何須用這種讓官家厭惡的手段,憑自身本事向上走才是真的嘞!”

    寒風席卷城頭,曹瑋的胡須上沾染了許多白色的雪花,仿佛華發頓生,但他的眼睛卻猛然亮了,對著皇宮的方向拱了拱手道:“這話是官家說的吧?多謝子喬了……”

    夏竦躬身還禮:“寶臣兄不必謝我,要不是陛下交代,我也不會說這樣的話。”

    曹瑋點頭離開,是啊!要不是陛下交代,他夏竦定然不會點破,文臣巴不得將門和狄青之間生起齷齪!

    城墻上只剩下夏竦一個人,看著正在城墻下忙活的狄青微微嘆息:“老夫幫你的也只有這么多了,陛下欲保你成名成杰,但這一路上的羈絆實在太多,但愿你能逢兇化吉……”

    正在指揮軍士埋設聽甕的狄青偶有所感,抬頭向城墻上望去,卻并沒有發現什么蹊蹺,只能暗道自己多慮,他還不知道一場針對他的陰謀被夏竦悄然化去。

    夏竦這么做乃是因為官家,他太了解官家的脾氣了,一旦將門對狄青下手,官家定然暴怒,這些年從官家對狄青的栽培就能看出,狄青乃是官家培養出的一員戰將。

    夏竦也看得出狄青的好處,賊配軍出身,臉上帶著面涅的他背后沒有任何勢力,只孤身一人而已。

    這樣的人無論是對皇權還是軍權都不會構成威脅,官家用他才最放心,就像身為外戚的蔡伯俙一樣,而文臣同樣也不會有任何擔憂,唯一造成損害的只有將門。

    廢了這么多的心血栽培出來的能臣被將門扳倒,陛下不發瘋才怪嘞!

    東京城朝堂看似穩定的局面瞬間便會支離破碎,各勢力之間的傾軋必定會擾亂整個大宋的穩定,作為文臣,他夏竦最希望的是朝堂穩定有序,而非烏煙瘴氣。

    遼朝妖后蕭耨斤亂政給遼朝造成的危害到現在也沒有消除,前車之鑒,何必覆轍?

    看似簡單的道理,為何他曹瑋就是看不出來,以曹瑋的才智不至于如此啊?其實夏竦忘了,在面對利益的時候,什么人都很有可能失去理智。

    大宋的這場北伐,趙禎是受益者,他成為大宋唯一一位收復燕云故地的帝王,文臣同樣收獲利益,燕云的土地需要大量的文官去管理……而狄青這位趙禎最其中武將的名聲也將會更上一層樓。

    唯獨將門的地位尷尬,收復燕云不是他們主攻,也沒有什么大功勞,只能在軍中撈些不大不小和皇族子弟差不多的軍功罷了,這豈是他們受得了的事?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