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皇帝夫婦的配合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3598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趙禎對李士彬的死一點在意的感覺也沒有,說實話即使李士彬和他手下的五萬蕃軍都死光了趙禎也不會有一絲的難過,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在延州被圍的第一時間黑手就開始向那里滲透,功夫不負有心人,一群被鼠三訓練的斥候如變色龍一般,混進了黨項人的包圍圈并進入了延州城,在夜色的掩護下,一只信鴿悄然張開翅膀滑翔于天際。

    信鴿的好處就是不會迷路,它有著天生有別與人類的導航系統,當人類還在觀察著手中羅盤的時候,信鴿便開始利用地球磁場開始導航了……

    一碗珍珠似的米飯和簡單的倆個小炒就讓趙禎胃口大開,身為皇家,吃穿用度之類的自然要比尋常百姓家講究些,可即便再講究也不過是五谷雜糧罷了,趙禎還是習慣與精致簡單的飯食。

    王語嫣好奇的看著趙禎狼吞虎咽的吃完飯菜,總覺得自己有些沒吃飽,稍稍的忘了一眼餐桌上的狼狽,三才會意的上了一大碗羊湯和半碗米飯,這是皇后娘娘的最愛,雪白的羊湯泡著米飯總能讓人食欲大開,來自西域的胡椒,配合著點點蔥白別說是王語嫣,就連趙禎都想再來一碗。

    三才很高興,官家只要多吃一碗飯他就巴不得把嘴咧到耳后跟,自從延州城被圍之后,官家就沒好好吃過飯,別人不知道,身為貼身內侍的三才卻曉得,官家心中惦記著延州城嘞!

    小小的紙條被趙禎翻來覆去的看上好多遍,內容也是極其重要,看來黑手的人是唯恐浪費一點地方,在紙條上寫下的都是城中的情況和黨項人的態度,這也是為什么趙禎能從容應對黨項使者的原因。

    恨恨的把羊湯泡飯巴拉到嘴中,趙禎猛地起身就要離開,這黨項人居然把延州城當作籌碼來威脅大宋!

    一個小小的西平王算不得什么,可李德明的打算卻處處透露出黨項人的野心。

    李士彬的死是死有余辜,他手下的蕃軍現在是群龍無首,但凡范雍聰明一點就會發現此時正是收服蕃軍為己用的好時候,錦上添花的事情誰都會做,可雪中送炭或者落井下石才是最需要急智和果斷的!

    說實話趙禎對蕃軍的存在一直覺得很雞肋,在他的印象中非我租了其心必異,即使在后世的中國依然不能排除恐怖襲擊的事件發生,何況是千年之前的大宋?

    萬一這些蕃軍因為李士彬的死而投靠李德明,活著為了投靠交上投名狀之類的,開始在城中縱火……好吧,當趙禎再次得到黑手的情報后,老臉一紅的承認自己的想法有些過分,范雍幾乎是在李士彬死去的第一時間就整合了蕃軍,而蕃軍也是十分配合的聽從范雍的指揮。

    “也對,這些蕃軍沒了李士彬的庇護,要是還想在大宋拿錢逍遙,必須要在大宋找一個文官給自己當老大才行。”

    趙禎面色微紅的搓著手中剛剛捏開的蠟丸否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斷。

    “官家吃過飯不宜劇烈運動,這可是您說的哦!”

    王語嫣溫柔的聲音打斷了趙禎的自言自語,微微一笑道:“現在是戰時,就不要墨守成規了,你慢慢吃,朕要去樞密院一趟。”

    伸手拉住趙禎,王語嫣柔聲說道:“官家著什么急,您現在漫步到垂拱殿中,讓三才去樞密院召曹樞密等人便可,何必要到兩府衙門。”

    趙禎輕輕搖頭:“這可不信,朕可把沙盤的作戰室安置在了樞密院,宮中可沒有沙盤推演的地方,哦!對了你吃過飯去找采薇好好聊聊。”

    王語嫣眼睛一瞥回了個收到的眼神,作為后宮之主的皇后,她已經知道了楊采薇的身份,拓跋卓然的名字讓她第一時間就知道這個女人是黨項人!

    只要能為官家分憂,王語嫣才不在乎這個狐媚子是黨項人還是漢人,是楊采薇還是拓跋卓然。

    大宋的皇帝夫婦倆就這樣分工明確的開始向自己的目標前進……

    三才有些可憐楊采薇,這個女人畢竟為了官家放棄了所有,甚至還交出了東京城所有的密堂間諜,三才不懂得愛情的力量,可卻看的出交出密堂之前楊采薇眼中的瘋狂。

    現在的黨項密堂無時無刻的不被黑手監控著,任何的消息都在黑手掌握之內真正的做到了外緊內松。

    趙禎不適合直接和楊采薇對話,面對這個把一切都給了自己就為了換取愛情的女人,他下不去手,但王語嫣卻沒有任何壓力,曾經負責過黑手的她作為旁觀者能果斷的處理好人情。

    王語嫣走在后苑的小路上,三才跟在她的身后小心的伺候著,皇后娘娘只要離開了官家就變成高高在上的天后,她的身上散發出的驕傲與華貴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即使曾經做過太妃的楊采薇在她面前也有些不自在。

    氣場上王語嫣完勝楊采薇,兩人的年齡相差整整十歲,一個十七,一個二十七,一個少女,一個少婦……

    可十七歲的王語嫣卻把二十七的楊采薇壓制的死死的,什么事情都是她占據主動,沒辦法誰叫她是后宮之主呢?

    身份的差異彌補了年齡的不足,王語嫣輕笑著遞過一碗茶湯道:“采薇姐姐不必如此客氣,現在這后宮之中就三個女主人,一個是我,一個是薇拉,還有就是你嘍!說實話,我還是很嫉妒你的,也不知你用的什么辦法,居然能把官家迷的暈頭轉向,連連幾晚都是在你那里留宿!”

    在聽到王語嫣的話后,楊采薇長舒了一口氣,她就怕這位小皇后是來問責黨項人的事情,還好沒有。

    “皇后娘娘哪里的話,官家可是在你的宮中留宿最久呢!我和薇拉說到底只不過是您的陪襯而已。”

    王語嫣微微搖手道:“你可不是陪襯,你的價值有時候比我還大呢!就比如黨項人圍困延州城這件事,官家還要通過你來讓黨項人退兵嘞!”

    皇后的聲音越來越忍,說到最后已經是充滿了寒意,楊采薇身體猛然一僵:“臣妾不知皇后娘娘的一絲。”

    看著都快縮成一團的楊采薇,王語嫣很難相信這個女人曾經讓官家頭疼。

    可她不知道,當一個人放棄了所有抵抗的時候,她的內心甚至會變得比常人還脆弱……

    王語嫣滿意的走了,連步伐中都帶著勝利者的驕傲,她相信楊采薇很快就會把官家封賜李德明西平王的事情用黨項密堂傳遞出去,一邊是秘諜情報,一邊是使團回話,由不得黨項人不相信!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