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與爾同食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4942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無上寵愛

    天色已經大亮,龍門鎮的官道上涌來更多的災民,他們大多是拖家帶口的前來其中不乏有些老人,亂哄哄的場面一度失控。

    身為河南府知府的杜杞緊急從洛陽,尹川,穎陽,壽安四地調運糧草等物支援龍門鎮,小小的龍門鎮變成了伊水之畔的難民營。

    趙禎下旨從附近的禁軍廂軍征調軍帳以供災民安置,所有政府部門飛快的運轉起來,誰都知道官家就在龍門鎮親自監督賑災,一個不好就會惹得龍顏大怒。

    “爾等皆是宗室子弟,在天災面前要約束好家中的生意,特別是糧食,誰家要是在這個時候待價而沽,休怪朕不念及宗族情義!”

    “官家放心,我等一定約束好后輩,絕不囤糧牟利!”趙德雍趕緊附和,說完還對弟弟打眼色,這個時候官家要的就是宗族的表態,即使心中一萬個不愿意也要開口支持。

    宗室的榮華富貴是從哪來的?還不是官家給的!

    “是,我這就休書一封發往家中!”趙德潤得了哥哥的眼色趕緊上前道。

    趙禎點了點頭轉向趙元佐道:“如此甚好,還要麻煩大伯以大宗正的名義發出族書通告趙氏族,此時若要囤糧沽價大發國難財的,讓朕查出一律貶為庶民!”

    趙元佐急急的點頭應是,帶著宗室向一旁的營帳走去,現在就要給東京城的家中寫信,嚴厲斥責家中子弟在受災地區囤糧的行為。

    之所以動作如此之快,實在是官家的眼神讓人害怕。

    皇帝作為封建王朝的最高統治者,尤其是在大宋皇權如此集中的情況下,發出的中旨就是最高法律。

    王唯一帶著各地趕來的大夫在營地中巡視,他們主要是醫治病患和防疫,如此多的人聚集在一起,難免會有些傳染,還好是初春,冬日里的寒冷還未被完驅散,大大的抑制了病毒的擴散和傳播。

    彭七帶著侍衛巡邏,只要發現有尸體便立刻裝車運到遠處埋掉。

    營地中彌漫著悲傷的氣氛,即使有趙禎這位官家坐鎮,但死去的人也不會重生。

    都說死者為大,可現在的災民卻根本辦不起像樣的喪事,死去的人只能草草埋在遠處的山坳中。

    吃喝的問題解決了,趙禎緩緩的松了一口氣。

    見他安心下來,三才看了看手中的奏疏不知該不該上前,王曾跟在身后不斷的催促他快點。

    “又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訴朕?”趙禎瞥了一眼躊躇的三才嘲笑的問道。

    王曾上前躬身行禮道:“啟稟陛下,東京城的奏疏到了,是唐州潁州兩地受災的奏疏。”

    “只有這兩處?”

    王曾點頭道:“只有這兩處!”

    “可朕怎么聽說光化軍也受災嚴重?連宣毅卒的軍士都在逃荒的人群中?都這個時候了他劉興德還想瞞著朕!命大理寺派遣司直前去拿人!”

    王曾大驚:“官家,劉興德如有其罪,確實十惡不赦,可官家要明正典刑是否應該發文兩府查明治罪?”

    嘭~趙禎拍案而起:“證據確鑿好還要行文兩府查明?好!好!好!既然你這么謹小慎微,那朕就派你親自去光化軍查處他的不法,彭七!”

    “到!”

    “帶著朕的旨意去陪王相公走一遭!”

    “是!王相公請!”

    王曾目瞪口呆的望著趙禎,他沒想到這件事讓官家如此生氣,在他看來這只不過是劉興德貪圖錢財而已,這對大宋的文臣來說簡直算不上大事,最多就是罰銅或是貶職留用。

    可他不知道,趙禎氣憤的是劉興德的所作所為很有可能導致兵變,自古以來軍隊嘩變都是最嚴重的事情,如果宣毅卒的廂軍嘩變,很有可能變成一只出籠的猛獸,這對受災的州府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臣領旨!”王曾無奈的接過趙禎手書的圣旨跟隨彭七出去,他倒向在還不敢想象這些變故。

    看著人來人往的營地哀嚎遍野的哭聲,王曾自言自語道:“怎生如此?怎生如此?!”

    原本的一切都是好好的,官家游歷洛陽城一日,便可啟程返回東京城,可現在看來官家是早就打算來看看災民的情況如何,眼前這一幕是真的觸了官家的逆鱗。

    三才小心的看著上首御案后的官家,原本白哲的臉蛋變得通紅,眉頭皺的緊緊,官家這下是真的動了真火。

    “三才,晏殊和蔡伯俙的奏報送來了嗎?”

    “啟稟官家,還沒有。”

    “怎么這么慢?”

    趙禎焦急的樣子讓三才苦笑:“我的官家啊,這鄧州和汝州距離河南府看似不遠,但最快的急腳遞也要一天才能抵達,他們倆才剛剛走了三天,恐怕蔡伯俙還沒到鄧州呢!”

    三才的話音剛落就聽見李九的聲音在大帳外響起,“啟稟官家,晏給事的奏疏到了!”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趙禎舒展開眉頭道:“快快呈上來!”

    伊水邊的營地變得靜悄悄的,即使有嬰兒哭泣也被母親趕緊捂上嘴巴,誰都不敢喘大氣,生怕驚擾了盤踞在中間大帳中的龍。

    剛剛傳出一聲扭曲的尖叫把所有人都嚇壞了。

    三才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他甚至感覺到了兩腿間的濕熱,李九跪在地上小心的抬頭便飛快的把頭低下。

    此刻官家的表情扭曲到了極點,也不知晏殊那小子在奏疏中寫了什么,居然讓他變得如此瘋狂,桌上的筆墨紙硯被掃落在地,這是一向好脾氣的官家第一次砸東西。

    “餓殍千里,百姓易子而食,老者投井皆為子孫活命,路上草根難見,樹皮難尋,城中十室九空而店家墳塋。”趙禎麻木的走向大帳之外,嘴中不斷的念叨著晏殊的匯報。

    這還只是距離河南府較近的汝州,遠處的鄧州又是什么樣的情景,趙禎連想都不敢想,這就是繁華如斯的大宋?這就是極盡繁榮的大國氣象?為什么在天災面前不堪一擊!

    趙禎在晏殊的奏疏中找到了答案,因為各地的常平倉官倉要么是不滿,要么就是根本沒有糧食!

    人禍啊!這是赤裸裸的人禍!自己還在傻傻的對百姓道歉自責,這些該死的官吏卻讓他背黑鍋。

    門也沒有!

    趙禎看著營地中一雙雙驚懼的眼睛面露苦笑,“這下總算明白為什么老朱當皇帝喜歡殺人了!可恨!”

    災民們看著官家在侍衛的護送下走來,趕緊讓開一條路,清澈見底的稀粥別說立筷子了,就是連牙簽也立不住!

    趙禎把自己碗中的肉粥倒了進去用大勺攪了攪給自己盛了一碗,“朕與爾等同食。”

    “官家不可!”周圍的侍衛急急的阻攔蹲在人群中的趙禎。

    不光如此,跟隨的官員更是不堪跪地連連苦勸,就連災民也是惶恐不安的出聲反對。

    “你們認為這是朕一時興起?不是,以后災民們每天吃什么,朕就吃什么!直到災民離去一個不剩,朕再返回,你們要是看不下去就配朕一起吃!”

    趙禎的行為不是作秀,他也不用作秀,在大宋他的名聲已經好的不能在好,即使作秀也沒意義。

    他這么做就是在告誡官員,他在看著,同時也是在安慰災民,他不會離開。

    “吾皇仁德!”災民們自發的呼喊,其中包括原本應該在監牢中的賴八等人,現在還有誰不心服口服?

    趙禎什么都沒付出,只不過是吃的差一些而已,但就這種簡單的小事卻能獲得民心,他其實還賺了。

    輿論的力量有多強大沒人比他清楚,等這些災民回去,便會一傳十十傳百的把今天所見所聞宣揚出去。

    趙禎在心中念叨:得民心者得天下,此理萬世不易!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