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罪己詔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4591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夜幕下,火堆旁。

    王唯一就著火光仔細的觀察金針與三棱軍刺的區別,他已經揭開三棱軍刺的秘密,血槽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趙禎對這種喜歡探究萬事之理的人很有好感,隨口解釋了三棱軍刺的特點,聽的王唯一連連點頭感嘆道:“這兵刃果然是殺人利器。”

    人群中的那一小幫人已經開始沖擊饑民,顯然他們相比饑民更加的身強力壯些。

    李九和一群侍衛不再言語呵斥,而是靜靜的站在原地蓄力,這時候他們已經進入了戰斗狀態,一絲一毫的體力也不會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

    冷冷的看著那群人,趙禎覺得他們不是普通饑民那么簡單。

    果然在一身齊喝后,人群被他們撞散,領頭的漢子在趙禎等人面前直直的站住,“小子,識相點就把馬肉奉上,爺爺心情好說不定放你們一條生路……”

    趙禎從容的走向他,在兩人之間用個樹枝畫了一條線,轉頭對李九等人說道:“越線者殺無赦!”

    如此冷酷無情的話從趙禎這個十幾歲的孩子口中說出讓人覺得無比怪異,可這時候誰也笑不出來,李九等人齊齊的抽出手中的兵刃隨時準備戰斗。

    “呵呵……我賴八在光化軍宣毅卒這么多年怕過誰?小衙內倒是細皮嫩肉的,真要傷著家里的大人該心疼了!”

    王唯一大怒:“你們就不怕朝廷的王法嗎?”

    賴八身旁賊眉鼠眼的漢子不服的開口道:“你這窮措大說的什么渾話,我等都快餓死了!誰還在乎朝廷王法?法不責眾,你不知道嗎?誰再羅嗦一句老子砍了他!”

    趙禎搖了搖頭,這王唯一身上的書生氣太重,人家這樣明顯是鐵了心的要搶東西,這時候還拿大宋的法律威脅,顯然是毫無作用的。

    但光化軍三個字讓趙禎提高警惕,“你們是光化軍的宣毅卒?!”

    “是又如何?”

    “連你們也沒有糧食吃了嗎?”

    賴八嗤笑道:“光化軍是軍州,治下有乾德,均縣,雖是領縣,可那鳥提舉平日里中飽私囊就算了,天殺的居然在饑荒年把糧食賣給糧商!那些都是朝廷給俺們這些廝殺漢的軍糧啊!”

    趙禎點了點頭:“此事我知道了,既然如此你們到路旁等待,有多余的馬肉定然會分一些給你們……”

    那賊眉鼠眼的漢子立刻跳腳道:“俺們人多要先分!這么多災民分到我們還剩下多少?”

    可趙禎說完就轉身給孩子們繼續分發馬肉也不回答他的話,這讓那人能沒面子,而賴八卻猶豫起來,多年的廝混在軍旅他看人的眼睛絕不會錯,那些護衛都不是好相與的人。

    “兄弟們跟我吃肉去!”三角眼的漢子喊了一聲帶著一群人一擁而上。

    趙禎伸手捂住小女孩的眼睛,李九等人如猛虎下山般的沖了過去,沒有吶喊,沒有呵斥,甚至沒有慘叫聲,只能聽見軍刃透過身體發出令人膽寒的輕微聲響。

    被軍刃刺傷的人幾乎只有等死一條路,即使在醫療條件發達的后世,被三棱軍刺刺傷也幾乎難以保命,何況是在大宋?

    超高的腎上腺素分泌讓受傷的人并未感覺到疼痛,只是渾身失去力氣的倒下,血水如不要錢似得從傷口涌出,直到這時候才發出驚恐的慘叫。

    一邊是無聲的軍陣,一邊是垂死哀嚎,這中詭異的景象嚇壞了所有人,當這群宣毅卒退到趙禎留下的那條線后,李九等人立刻收手。

    地上受傷的人已經沒了救援的必要,失血過多的他們聲音越來越弱最后無力的停止掙扎。

    眾人看著火光下稚嫩的臉龐兩腿戰戰,這少年有著一顆什么樣的心啊!面對如修羅地獄般的場景居然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雖然這時候的婦人之仁會死更多的人,可也不能冷酷到這般地步,王唯一干咽了一下口水,真是伴君如伴虎!

    賴八慶幸自己沒有腦瓜一熱的沖上去,帶著剩下的兄弟遠遠的躲在饑民之后……

    領取食物的人群又開始整齊的排隊,幾十匹馬肉很快被分完,但依然有不少人沒吃的只能把骨頭放進大鍋中燒湯騙騙肚子。

    這大鍋還是李九從龍門鎮的腳店借來的,災民們沒有進入鎮子,而是沿著官道前進,大宋律法規定,凡是逃荒的災民不允許進入小鎮,只能投奔大城尋求庇護。

    災民們很好的遵守這一點,誰也不希望從災民變成亂民,亂民是要被殺頭的,枉死不究!

    這時候多少能看出人性的光輝,龍門鎮的百姓開始自發的送來糧食,畢竟河南府這兩年大豐收,大戶人家的存糧還是有一些,龍門鎮的氏族鄉紳便在官人的帶領下捐獻一些糧食出來。

    窮**計,富長良心,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人在一個階段就有那個階段特有的價值觀。

    馬骨和糙米熬一鍋粥能救上不少的人,即使這般也喂不飽源源不斷趕來的災民。

    趙禎現在擔憂的是大宋各州府的受災情況,想想自己看到的奏疏,趙禎氣的都想笑,奏疏中明確的說出只有鄧州汝州兩處受災,三司更是估算范圍不廣,甚至不必從東京城轉運糧食,相鄰州府救濟便可度過災荒。

    肯現在看來,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奏疏!

    光化軍的情況讓趙禎對貪贓枉法厭惡到了極點,難怪大宋歷史上有那么多的農民起義,不是天災,是人禍,是腐敗的吏治逼得人家起義嘞!

    連飯都吃不上了誰還會老老實實的做順民?

    在趙禎眼中這些災民的出現都是自己的錯,哪怕自己只是當了短短一個月的皇帝也要承擔罪責。

    彭七終于在天亮之前帶著糧食趕來,身后還跟著浩浩蕩蕩的官員隊伍……

    洛陽城的所有官員部前來齊齊的跪在趙禎的面前口呼萬歲,這下災民們才知道這位和他們共度一夜殺馬救民的衙內是大宋的皇帝,朝廷的官家!

    太陽的第一束光芒照著在身上,趙禎無力的抬了抬手:“都平身吧,昨夜朕經歷了許多,遇到了不少的人和事,朕也反思了一夜,這大宋到底是怎么了!”

    “我等萬死!”官員們按照習慣回答。

    “萬死?!可笑!愚蠢!荒謬!這是最無用的話!蔡齊你來告訴朕,人能不能死一萬次?”

    人群中的蔡齊緩緩的抬起頭道:“回陛下,不能。”

    趙禎長嘆一口氣再起開口道:“杜杞,你有沒有想清楚朕勘磨你的原因?”

    “臣下明白了!陛下勘磨微臣是因為見死不救,見災不濟!”

    “聰明人一點就透啊!這就朕為什么讓你勘磨的原因。現在知道該怎么做了?”

    “臣明白!”

    趙禎轉頭對災民道:“爾等皆是我大宋子民,亦是朕的子民,爾等受災餓莩載道,鬻兒賣女乃是朕這一家之長的過錯!天災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禍!朕會給你們一個交代,也會給死去百姓一個交代!”

    “陛下!”一時間哭聲四起,悲鳴環繞,王唯一哄著眼圈伏倒在地,賴八等人更是以頭搶地大聲自責,災民們自發為趙禎辯解。

    皇帝認錯不是沒有,罪己詔就是專門為皇帝準備的,可趙禎在百姓面前道歉讓人覺得更加真實走心,其實這就是趙禎的罪己詔。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