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走了一部分……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3210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fontcolor=red><b></b></font>

    中京道的戰事愈發的膠著起來,小股的義軍幾乎部消失,而四支數十萬人的義軍也開始分崩離析,不過還好有兩支義軍已經處于武烈軍的范圍之內,只需要南下便可,剩下的兩支義軍武烈軍實在沒法援助,距離太遠了一些。

    不過南下的兩支義軍一路上如滾雪球一般越來越大,遼朝的漢民更多的是對遼朝這個國家的恐懼而加入了義軍,一來是之前耶律洪基推行的血腥政策,二來是他們發現,這政策遠遠沒有結束。

    雖然契丹軍隊不再屠殺漢民了,可總有一些村落的人被他們以叛軍同黨的罪名變為奴隸,這和燒殺搶掠有何區別,女子為奴往往失去貞潔,男子為奴性命堪憂,甚至連老人和孩子都不過放過。

    孩子中樣貌稍好些的便會被買入妓館,而老人則是日夜不停的干活,直至累死。

    這樣的消息在中京道乃至整個遼朝傳來,身居于此的漢民豈不恐慌,看不見希望的只能膽戰心驚的度日,祈禱自己的附近不要出現契丹人的大軍,而那些距離大宋較近的,或是遇見南下義軍的就會悄然投靠。

    武烈軍的主將劉振此時卻皺緊眉頭,他手中拿著的乃是一份發自朝堂的,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官家授意并由樞密院發出的公文。

    這寥寥百字的公文輕如鴻毛,但在劉振的手中卻重如泰山,他已經反復看了數遍,確認這不會是一份矯詔,但他還是無法相信公文的內容。

    一旁的行軍司馬張凌醒也是如此,他仿若拉磨的驢坐立不安的在營帳中轉了數圈,看的劉振都有些頭暈,隨即喝到:“你怎生如此?莫不是這凳子上有刺做不下來?!”

    “將軍,官家的意思是讓我等致數十萬歸義漢民于不顧,一旦我等回去,如何對得起那些北地之上苦苦相待的忠義之人?”

    瞧他的模樣劉振微微搖頭:“你這酸儒,莫不是讀書讀傻了?這些漢民早為何不歸義大宋?偏偏是眼下歸義?還不是在遼朝呆不下去了?之前的機會可是大把的,是他們自己不走又怪得了誰?”

    張凌醒稍稍一頓,確實是這個道理,但若是就這樣一走了之,心中的堪總是過不起:“咱們能否再想想別的辦法?”

    劉振抖了抖手中的公文:“還能想什么辦法?這朝廷的文書在此,上面可是有官家的御批,你敢不尊?既然官家讓我等掩護義軍南歸,總不能抗旨不尊吧?這可是天大的干系,再說,咱們兵力有限,能把眼下這兩支義軍隊伍送入大宋之內已經是極難的了,再來兩支咱們也無能為力。”

    張凌醒微微嘆息,他也知道這是事實,可放著那數十萬義軍與不顧,他實在是做不到,也覺得可惜,若是這些人能回到大宋,那是多少的壯勞力?

    可從來沒有機會從天而降如此多的百姓啊!

    無奈歸無奈,可惜歸可惜,但官家的旨意終究是要執行的,張凌醒微微抬頭道:“有心無力,如是而已!將軍定下個章程吧!事不宜遲今夜便走。”

    劉振搖了搖頭,指著輿圖道:“斥候已經探明,遼軍主力已傾巢而出,不僅僅是北安州的守軍,還有澤州乃至中京道之兵,大有東西夾擊我等之勢,此刻義軍不是戰力,而是我武烈軍的累贅,于其讓他們相隨,不如讓他們先行南下。”

    “嗯,果然如此,我等墊后雖不能立克契丹人,但最少能拖延時間,將軍好計策!”

    入夜,與武烈軍駐扎不遠的義軍隊伍便開始了撤退,速度很快,這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劉振已經交代過義軍的首領,讓他們務必速前進,義軍和武烈軍不同,他們當中老弱病殘都有且攜帶較多,有些人家甚至連木器都用車拖來了。

    劉振下令除了包袱細軟之外,其他的東西一律不得隨軍而帶,并且派人一一檢查,軍士把道理先和他們說透了,若是還不聽從的,便會恐嚇警告,掉隊的時候可沒人會等你,這不是遷徙,而是逃命!

    義軍連夜開拔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之中,明亮皎潔的月光成了他們唯一的指引光源,除此之外,一點火光也沒有。

    送走義軍的劉振和張凌醒微微松了一口氣,對視一眼苦笑相望,接下來的苦戰才剛剛開始,他們要堅持最少十天,十天之后才能撤離此地。

    而在這十天的時間里,遼軍不知會如何的瘋狂,兩人都知道,遼人之所以敢傾巢而出,一定是得知了大宋的底牌,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不過他們已經把奏疏整理好發往北平府,相信官家會看到。

    相對于已經離開的義軍,他們的任務才剛剛開始還,這時候大軍已經開始修筑工事,這是宋軍在被動防御時必做的功課,這些最原始的土木工事可以幫助他們抵擋遼軍的進攻。

    同樣的,武烈軍也要依托這些工事讓遼軍不得南下一步,也意味著武烈軍將放棄很大一部分的機動能力,但在防御上,宋軍又是出于一種獨特的境界。

    華夏千百年來對抗外族侵略或是侵略外族的歷史中,所沉淀下來的軍事知識其實相當豐富,兵法自然不用說,而在防守上更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趙禎主持軍武院之后,大宋的軍事理論體系得以發展,并且在實踐中逐步成形,眼下武烈軍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雖然喪失機動能力的他們有些吃虧,但防守作戰的他們擁有敵人的進攻路線和意圖,以及相對充裕的時間。

    十天的時間是劉振和張凌醒算好的,義軍就算再慢,十天的時間也足夠他們撤離到大宋邊境上去了,只要到達大宋的邊境,便會有駐扎的邊軍幫助他們南下,速度自然更快。

    而十天的時間,無論有多少南下的遼軍,他們都要阻擋在這里,健的防御工事是他們最大的儀仗當然他們還有大量的軍械幫助,但這一切才只是一個開始。

    契丹人對武烈軍的陣地發動了史無前例的進攻,這是一場連劉振和張凌醒都沒想象到的苦戰………………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