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大宋與塞爾柱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245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    即便是強者也要隨時小心附近的威脅,稍有不慎就會因為一時的疏忽而造成不可避免的麻煩,畢竟這世上沒有永遠的強者,也沒有永遠的弱者,弱者大多已經被歷史所吞沒。

    趙禎不會讓大宋成為弱者,在這個前提下就要對這個世界上任何可以威脅到大宋的國家保持警惕,同時要懷有一顆險惡用心。

    從各方面的情報匯總來看,塞爾柱人已經蠢蠢欲動,此次和天竺人聯手也是如此,尋求和大宋產生矛盾的國家作為己用,在國采取措施抑制大宋商賈的行動。

    但最讓大宋不能忍受的便是增加賦稅,這種強權制度下最好的斂財手段被塞爾柱人發揮到了極致,他們知道大宋商賈的利潤,收的稅也是恰到好處。

    多了,大宋商賈覺得買賣虧本下次便不會前來,少了,又得不到足夠的好處。

    同時塞爾柱人也在不斷的向大宋商賈學習,也來大宋求取工廠的學問,但大宋的商賈對這種事情看的比什么都重,根本就不會告訴天竺商賈。

    漢家百姓對待養家糊口甚至是作為傳家之用的東西極為重視,別說是瓷器的秘密,便是茶葉怎么炒制都是絕不會外傳的,更別說工廠之中的蒸汽機。

    即便是大多數商賈都不太明白他的原理,但他們知道這東西能給工廠提供動力,并且有格物院的匠人負責維修就行了。

    塞爾柱人從大宋沒有任何收獲,他們不知道為何給出了驚人的價格還是沒人愿意把工廠中的奧秘告訴他們,難道宋人就那么的不貪財嗎?

    事實上宋人貪財,但幾乎所有的宋人商賈都知道眼前的這比買賣不劃算,因為要為子孫后代考慮,一旦塞爾柱人有了工廠,不說和大宋造出一樣的東西,就是造出個差不多的來也足夠威脅大宋的貿易了。

    不光是為了子孫后代著想,也要為眼下自己的生意著想,能在大宋開設工廠的商賈那一個是好相與的?就塞爾柱人的腦子還想欺瞞他們,幾乎是不可能。

    官家已經在商貿司的報紙上說的很清楚,“外夷竊中華之技術,非善類也!名為撲買,實為斷絕大宋之出路!”

    塞爾柱人在大宋碰了一鼻子灰后便開始把手伸進格物院了,畢竟商賈都是有錢人,不在乎塞爾柱人的賄賂,但平民百姓就不同了。

    同樣的錢商賈可以無動于衷,但對于升斗小民便是天文數字,所要的也就是讓他們從格物院中竊取圖紙,或是從工廠中偷師把大宋的技術學去。

    皇城司這段時間已經抓了不少人,雖然這些人也不知道是誰指使他們去做的,但所有的嫌疑都指向了一個塞爾柱商會,只不過塞爾柱人很狡猾,都是單線聯系,錢都放在指定的地點,利用人心的貪婪“遙控指揮”。

    被捕的人都沒見過塞爾柱人的面貌,甚至連聲音都聽不出來,因為很奇怪,大抵是在口中放了石丸所致。

    大宋和塞爾柱之間并沒有在明面上撕破臉,但事實上在暗地里的交鋒已經不下十幾次,只不過大宋一直都處于被動防御的狀態。

    俗話說的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趙禎對于塞爾柱人的一次又一次挑釁已經充滿了厭倦,同時塞爾柱人的野心也昭然若揭。

    大宋的工廠是世界上其他國家不能相比的,大宋的貨物也是如此,這完是兩種制造力的體現。

    大宋的商品一共有兩大市場,一是內銷,二是外銷,無論是內銷還是外銷都要極大的利潤,人們都知道天下的財富不是一定的,而是人制造出來的。

    趙禎為了保護大宋的利益,不得不早做打算,絲綢之路是大宋出口的重要渠道,而塞爾柱人這段時間的行為和當初天竺人的一樣,只不過他們的手段更加文明內斂,并非是直接的巧取豪奪。

    加重稅收,以律法的形勢搜刮大宋商賈的利潤,同時也是在搜刮大宋的利潤。

    而若是塞爾柱和大宋交惡,也可以在第一時間斷絕絲綢之路,讓大宋的貨物無法從陸路上運輸出去,其中所牽扯的利益極為龐大。

    但現在的塞爾柱不敢這么做,原因很簡單,若是大宋的商品無法從絲綢之路外運,那塞爾柱也會遭受巨大的損失,其中的利潤它自己也收不上來,那些精美的貨物他自己也得不到。

    所以這才是塞爾柱千方百計希望從大宋刺探情報的原因,塞爾柱人不光是要掐斷絲綢之路,更是要取代大宋的地位。

    若是大宋的工廠出現在了塞爾柱,大宋的商品塞爾柱也能制造,效率也很高,那大宋還有什么競爭力?

    圖格魯克的用心趙禎非常清楚,所以他打算讓塞爾柱人吃點苦頭,停下對大宋的不良企圖。

    天竺與大宋之間的矛盾和對抗不難找出塞爾柱人的影子,河蚌相爭漁翁得利,這種小手段在華夏文明中早已出現過無數次,塞爾柱人玩的都是華夏智慧玩剩下的東西。

    但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一旦圖格魯克的目的達成,大宋將面臨怎樣的威脅趙禎比誰都清楚。

    若是擱在以前的大宋,這種事情沒人會去關心,畢竟是小農經濟,商業再繁榮也不過是陪襯,百姓依然有地方生存,塞爾柱地處遙遠,和大宋八竿子打不著。

    可現在不同了,大宋已經從小農經濟向工業化轉型,這是一個看得見的過程,百姓手中的土地越來越少,甚至已經沒有土地。

    而他們的生活所需也不是從土地中獲得,而是從大宋無數的工廠之中得到的,可以說工廠就是他們的部。

    他們要工作,通過工作養家糊口,而工廠也成為大宋經濟基礎中重要的一環。

    即便是塞爾柱遠在千里之外,可它對大宋的威脅卻是實實在在的,天竺人和大宋的矛盾使得大宋損失了天竺的市場和貿易路線。

    所造成的影響到現在還為消除,南方的商賈要耗費更多的時間和成本。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