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逼人造反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222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娛樂圈是我的[重生]小甜蜜

    ()    趙禎咬著筆琢磨著如何給蔡伯和蘇軾取信,這兩人一個在大宋最北面的草原上,一個在大宋南方的山水之中,對于現在的大宋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讓國家的狀態調整過來。

    蔡伯已經在回朝的路上,這段時間他是真的忙的夠嗆,為了上京道的繁榮和穩定付出了許多心血,若是誰敢在草原亂來,他第一個“發飆”。

    眼下是云南路的問題,相對于已經有了定計的吐蕃來說,天竺的威脅更大,更為復雜,因為它牽扯到了塞爾柱這個強大的敵人。

    如果在大宋對天竺用兵的時候,塞爾柱出兵相助,或是以他自己的利益作為考量對恒邏斯城動手,大宋將會受到一南一北兩條戰線的困擾,這也是趙禎不愿對天竺用兵的原因,波羅王朝畢竟是印度半島上的大一統王朝,要想迅速拿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加上吐蕃的事情沒有安定,現在的大宋外患沒有,可小麻煩不斷,這也是一個疆域龐大的帝國所要面臨的問題。

    眼下只能依靠對天竺的封鎖,對塞爾柱的警告和懲戒來削弱天竺的國力,趙禎相信波羅王朝已經撐不了多久,大宋對塞爾柱已經開始了部份貨物的禁運,甚至商隊直接穿過塞爾柱向西方世界行商而不在那停留。

    這樣便能最大程度上的減少塞爾柱與天竺的物資,別小看大宋的經濟繁榮,大宋的貨物已經成為世界上最為緊俏的商品,成為西方世界以及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東西。

    除了最早出現在外國的瓷器和茶葉,絲綢,大宋后來居上的玻璃,鏡子,咖啡,煙草都已經成為主流商品。

    尤其是玻璃和咖啡這兩樣東西,更是受到西方世界的青睞,在大宋這些商品便已經供不應求,何況是外銷到西方的?

    大宋除了塞爾柱意外,還有一個堅定的盟友,便是在地中海沿岸的以色列,他們的復國已經很不成功,這幾年不但奪取了圣城耶路撒冷的土地,還在不斷的擴展。

    世界各地的猶太人都在往那里趕,這個命運多舛的民族已經在外顛沛流離了太久,復國心切,難怪千百年后有了機會他們便要千方百計的復國。

    大宋和以色列之間存在著一種互惠互利的關系,大宋的商品以高出塞爾柱的價格賣給以色列,而以色列便是要通過經商的手段再從其中獲取利益。

    在如此高的價格之下還能獲取利益,這一點殊為難的,也由此可見以色列人的經商厲害。

    當然在西方世界還是以大宋的商隊做多,畢竟大宋的商隊賣出的貨物價格要比以色列的底,但貨物也是時有時無,在路上消耗的時間太長,大宋的貨物又緊俏,自然是到了一個地方之后便一售而空。

    眼下最吃不消的便是塞爾柱,他們是受到了天竺的影響,也因為圖格魯克對天竺的暗中扶持,大宋以經濟的手段進行制裁。

    別小看經濟制裁,或許在十年前算不上什么,但現在卻是一項重要的外交手段,商場如戰場,此言不虛。

    眼下就看天竺人能忍耐多久,邊境線上的沖突愈演愈烈,這對到時你給來說是好事,越激烈的沖突越說明天竺人頂不住了。

    “吳鐵膽”隔三差五的奏報云南路的情況,別看他是個粗人,但他粗中有細,對前線的感知非常強,他在奏疏中分析的問題直指天竺人的狀態。

    趙禎對他的旨意非常簡單,天竺人若是膽敢越境,立刻整軍破之,負隅頑抗者殺無赦,久久于邊境窺視者殺無赦,屢勸不止者殺無赦!

    大國就是要有大國的殺伐果斷,在這個時候還要心存憐憫最后只能讓人家占便宜,只要殺得夠多,天竺的百姓就會把矛盾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來侵占大宋土地的都是天竺的賤民,他們連種姓都沒有,還有一部分人是低種姓,他們的土地都被高種姓給掠奪博學了,沒有土地的他們只能侵占別人的土地。

    當然最后的結果也是被高種姓掠奪,無奈之下才會繼續侵占大宋的土地,讓大宋忍無可忍。

    這些人可憐,但卻更為可恨,他們不敢反抗壓迫他們的人,反而對大宋這個和睦的鄰居下手,以自己的可憐博取別人的同情。

    開始的時候大宋的百姓還覺得他們可憐,也能施舍一點糧食給他們,可后來侵占之風愈演愈烈,并且官府的人把話講了明白,從此之后,大宋百姓對待這些天竺的“可憐人”也不再有任何憐憫之心。

    歸根結底便是天竺人自己的問題,憑什么要讓大宋和大宋的百姓來承擔?你們自己不去反抗壓迫,能怪得了誰?

    便是大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憐憫他們,他們還要把自己開墾的土地“獻給”高種姓,用大宋百姓的話來說,這些人便是活該餓死,窮死。

    失去了大宋百姓的憐憫,失去了大宋的仁慈,這些被利用的“工具”最終的下場當然是凄慘的,饑餓與貧困已經讓他們沒有退路。

    這時候唯一的出路就擺在他們的面前,和大宋死磕是不明智的,大宋已經把那些土地部收回,同時派兵定定時巡邏,再想侵占大宋的土地根本不可能。

    一邊是強大的大宋,另一邊是欺壓他們的高種姓,兩者之間高下立判,若是他們想要活路,就必須從長期欺壓他們的高種姓。

    事實上不光是邊境上如此,在天竺國內也是如此,低種姓的人已經快活不下去了,天竺在失去了大宋的市場后,高種姓的人開始了變本加厲的壓榨和剝削。

    趙禎一直下旨勒令吳鐵膽不得擅自出兵,大規模用兵之前一點要向朝廷請示,向自己請旨。

    現在趙禎就是要逼著天竺自己亂起來,且是越亂越好,活不下去的天竺人只能自己尋找出路,起義推翻原有的統治是最好的辦法。

    否則便是一輩子受到壓迫或是逃到深山老林之中。

    天竺的這把火被大宋點燃,接下來就看“柴火”如何了,能不能燒的野火燎原,能不能燒的火光沖天!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