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角廝羅值不值得信任?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2360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無上寵愛

    ()    趙禎醒悟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漸亮,三才已經來過不知多少遍了,但趙禎依舊坐在御案后沒動,原來他忘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對待西藏的政策可能和對待所有被大宋征服的勢力所不同。

    這是要著重考慮的問題,自治不是不可以,但可能要用最為寬松的自治政策才能滿足吐蕃人的需要。

    征服吐蕃不是不可能,相反大宋不是沒有這個能力,但耗費巨大,時間太長,并且就算是征服之后,叛亂和反抗可能性更大,不是所有問題都能用戰爭來解決的。

    當然最主要是因為高原氣候,大宋的士兵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適應高原上的氣候,趙禎不是沒有早做打算,之前他已經調了數萬騎兵在高原上訓練效果還算不錯,但戰爭不是靠著這十萬人就能解決的。

    大量的物資運輸,補給都成問題,要是沒必要,趙禎不會選擇在高原上與吐蕃開戰。

    最好的辦法就是如角廝羅提出的那樣讓大宋掌握吐蕃的經濟命脈,而吐蕃成為大宋的藩屬,稱臣納貢。

    但這樣一來并不能徹底拿下吐蕃,它還屬于一個獨立于大宋統治之外的地方,趙禎心中不甘,以大宋如今之強大還不能奪取吐蕃的話,以后還會成問題。

    “官家天快亮了,您躺一會,待會就要早朝了。”

    趙禎打了個哈氣,三才見縫插針的說了一句,但趙禎現在哪里睡得著,吐蕃的問題他之前沒有想,現在處理了草原之后,吐蕃問題浮出水面,并且現在是最好的時機,一旦失去,誰知道之后會怎樣?

    三才看著趙禎糾結的模樣心中早已明白是為了什么事,官家又開始想著既不用出兵又可以收復吐蕃的美事……每當官家這樣想的時候,往往會有如此糾結的表情。

    趙禎一時想不出辦法,只能百無聊賴的看著一堆資料,這些都是描述吐蕃和唐朝之間關系的,對現在的大宋并沒有什么幫助,只能還原強盛時期的吐蕃。

    而最邊上放著的是角廝羅的信件,現在的角廝羅可不是一方豪強,而是大宋名義上的官員,接受大宋的敕封。

    天圣十年,趙禎親自授廝為寧遠大將軍,愛州團練使;景佑三年又授廝為保順軍節度觀察留后;寶元元年,加保順軍節度使,兼邈川大首領,并且,屢次給廝以物資上的援助。

    也就是因為大宋的援助,角廝羅的軍隊才得以迅速擴充,從原本的六七萬人擴軍至十萬人,這樣的規模在大宋看來不算什么,但對吐蕃人來說卻是實力雄厚。

    這是十萬人的軍隊,而并非是由農奴之類組成的雜軍,便是面對號稱有數十萬大軍的邏些也不敢和角廝羅硬碰硬。

    突然之間趙禎看到了一些東西,現在的吐蕃已經實行農奴制很久了,而相反大宋卻在法律上廢除了奴隸制度,但私屬奴隸的現象大量存在,不過在法律上禁絕了私屬奴隸、也不允許將良民賣為奴隸。

    并且趙禎已經開始著手徹查大宋境內的私屬奴隸,從根源上徹底廢除奴隸制度。

    眼下的吐蕃卻沒有這樣,相反,在吐蕃奴隸是私有財產,受到當地政權的保護,同時奴隸也是大量的財富和權利地位的縮影。

    趙禎忽然知道該怎么統治吐蕃了,俗話說得好,那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人世間除了天竺那種奇葩的地方,趙禎相信還沒有不會去反抗強權。

    當然這一切需要一個了解吐蕃并且和角廝羅關系甚好的人才能勝任,這讓趙禎想起一個人,一個和角廝羅有過數次交流并且引為知己的人。

    “宣工部侍郎劉渙覲見!”

    三才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窗外道:“官家,眼下寅時三刻,宮門未開,此時召見朝臣必會驚動朝堂…………”

    “速去!”

    “奴婢遵旨!”

    三才知道官家定然有要是,可這時候召見臣子,必要開啟宮禁,難免讓人猜測,再說官家明明是考慮吐蕃事宜,怎么召見工部侍郎?

    帶著不解對殿外候著的內侍傳旨,并讓他們從角門進出,這樣能最大程度上的減小影響,但要想讓所有人不知道幾乎不可能。

    劉渙是從被窩里被吵醒的,當他看到宮中內侍在院中等候的時候便立刻睡意無,換上朝服之后便急急的隨內侍進宮,再過倆個時辰便是早朝,這時候官家召見自己必有要事,他自然不敢耽擱。

    一路跟隨內侍從皇宮的角門進入,沒想到去的不是宮中正殿而是一座偏殿,進了清涼殿之后,涼爽襲來讓他再次清醒。

    在三才的帶領下進入后殿便瞧見趙禎在殿中渡步,劉渙趕緊上前施禮道:“臣觀文殿學士工部侍郎劉渙參見陛下!”

    趙禎此時手中端著一碗飲子不時的喝上一口,瞧見劉渙來了笑著道:“破曉之時召你前來擾了卿家的好夢,但此事重大,非你莫屬。”

    劉渙躬身道:“渙承蒙陛下看重,不敢推辭!不知陛下深夜召見老臣所為何事?”

    趙禎對三才揮了揮手,三才立刻送上冰鎮的酸梅湯,這東西的酸爽絕對是清醒的好東西,趙禎笑道:“不急,待你喝下酸湯飲子再說。”

    酸甜的冷飲子喝下去,劉渙殘存的一絲困意也消失的一干二凈,此時趙禎才開口道:“你出使青唐不下十次,和角廝羅之間的關系也是甚好。你和朕說說該不該信任他,若是能信,給予幾分信任?”

    果然事關角廝羅,在來之前劉渙心中便有猜測,現在趙禎提出這樣的問題,他從容開口道:“陛下,角廝羅此人重情義,眼光獨到,性情穩重,思慮周,這么多年與我大宋和睦修好,乃可用之人!不知陛下此問與吐蕃之事……”

    趙禎點了點頭:“然也,朕和你也沒有什么可遮掩的,角廝羅逐漸勢大,有一統吐蕃之像,中樞院上奏朕要提防角廝羅,免得他成為另一個李元昊。”

    劉渙并沒有因為和角廝羅的私交甚好而袒護角廝羅,反而道:“中樞上疏乃是情理之中,陛下應當提防角廝羅,畢竟他雖是我大宋敕封之官,但多是遙領,手中精兵十萬,征伐吐蕃乃是必然!”

    趙禎點了點,卻又搖頭道:“但朕打算相信他,給他一個證明臣服我大宋的機會,所以才召你前來!”

    劉渙猛然抬頭道:“臣在所不辭!”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