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三封詔書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2269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    五十萬大軍封鎖了巨母城以及契丹人所控制的地區,任何人沒有趙禎的旨意以及參謀兵事院簽押進出不得。

    一時間這里變成了一座孤島,契丹人困守的孤島。

    天氣越來越冷,宋軍不光要駐守,還要伐薪取暖,在這個寒冷的天氣里,若是不點上一堆篝火,很快便會在野外凍僵,大宋的將士身上穿著厚厚的棉衣,可即便如此也抵擋不住刺骨的嚴寒。

    契丹人最明顯的感覺是草原上的游牧商人在一瞬間消失一空,而每天無論城里城外都有被凍死的人出現,尸首隨處可見,沒人回去收斂尸體,現在對所有人來說出城去栲栳爍捕魚成為每天不變的事情。

    沒有魚就沒有糧食,好歹栲栳爍中的魚又大又肥,買到一條魚或是自己去捕捉,那就夠一家人活命的了,這個消息也在靜邊城傳開。

    靜邊城的契丹人也涌入巨母城中,或是在城邊搭建起了一座小城,雖然保暖差了點,但也能擋住風寒,人一多需求變越大,栲栳爍的漁業已經有些滿足不了城中的需求。

    而巨母城已經成為臟亂差的地方,隨處可見的魚內臟散發著熏人的腥味,但好歹是冬天,寒冷并沒有讓這些東西腐爛,還有那些隨處可見的垃圾以及糞便,整個巨母城已經成為一座頹廢之城。

    因為所有人都在為自己和家人尋找吃食,對于現在的契丹人來說,沒有任何事情比吃飯重要。

    沒有了游牧商人,契丹人只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但這樣的日子也沒有維持多久,不少人慶幸大宋在此時此刻沒有進攻,給了他們以喘息之機。

    但事實上對栲栳爍的漁獵已經是在給埋到契丹人脖頸的坑中又加上了一鏟土。

    冬天的魚也要冬眠,為春天的產卵做準備,而在這個時候被契丹人大肆捕捉,有魚子的魚是好吃,可這也是等同于竭澤而漁。

    春天湖水之中的魚大幅減少,后去哪產卵?而漁業和畜牧業一樣是一個循環的過程,如此海量的捕捉之下,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可瘋狂的契丹人已經顧不上這些了,他們需要食物,城中的牛羊早已經消耗殆盡,而馬他們又不能宰殺,唯有凍死的馬才能吃。

    蕭撻里已經看到了契丹的未來,春天到來的時候,沒有草料和貼秋膘的戰馬根本無法作戰,而宋人積蓄了一個冬天的力量,早早的做好了準備。

    她知道,一旦開春之后,宋軍必然大舉進攻,到那時候,巨母城必然受不住,磚石再堅硬能抵得住宋軍的火炮?

    現在契丹的羽翼已經被剪除,四海之類大宋沒有強大的對手,唯一的目標便是契丹,而瞧瞧現在的契丹,一個冬天過后兩座城池的八十萬人已經銳減到了六十萬,那二十萬人或死或逃,或是藏進游牧商人之中歸降大宋去了。

    短短一個冬天便是如此,若是長久下去呢?宋軍即便不攻伐,單單是圍困也會讓契丹不戰而降吧?

    畢世杰一尚午已經來了三次,不斷的懇請自己準備歸降詔書,即便是原本有信心的他也看不到任何希望,滿眼之中處處是絕望。

    眼下的契丹只有兩條路可選,或戰或降,從一開始便是如此,但契丹始終沒有選擇后者,沒有歸降,但眼下卻已經到了整個契丹命運抉擇的時候了。

    這不是戰或降的問題,而是整個契丹的存續和滅亡,在這個選擇之前,蕭撻里已經沒有選擇。

    邊上圍著碳盆取暖的蕭仁以及他年幼稚嫩的小臉讓蕭撻里心痛,這個孩子本應該繼承龐大的疆域,無上的權利,以及高貴的血脈,但現在,他即將成為亡國太子。

    忽然一絲悸動在心中升起,蕭撻里迅速召見畢世杰,她有要做一個驚人的決定。

    畢世杰還有些奇怪,女皇這段時間一直不肯松口,今日怎么突然召見自己了?莫不是同意歸降?這可是天大的好事。

    急急的進入殿中,畢世杰便聞見一股烤魚的味道,香味中還散發著奇異的辛香,顯然這是來自西域的香料,定睛一瞧便見女皇正帶著太子蹲在碳盆的邊上烤魚,兩人的臉上滿是天家不常見的溫馨。

    畢世杰心中一顫,這一幕實在是感人至深,但一股悲涼卻從心中升起,顫抖的跪下大禮參拜:“臣左丞相畢世杰參見陛下,太子殿下!”

    蕭撻里抬頭看了看畢世杰道:“朕的詔書已經放在御案上,一共三封,你派人操辦吧!”

    三封詔書?

    畢世杰稍稍驚愕,怎么會有三封?

    緩緩起身后便聽見蕭撻里對蕭仁道:“仁兒好吃嗎?”

    “母后好吃的緊!您也吃!”

    “母后不餓,好吃你就多吃點。”

    三封詔書從左往右整齊的排列在御案上,畢世杰一一看過后轉身向蕭撻里跪下,帶著惶恐和不安道:“陛下萬萬不可!您乃是萬金之軀,豈能身先士卒沖殺戰場?再者陛下此時傳位太子……雖是護佑太子,卻也于禮不合。”

    蕭撻里頭也不會的說道:“這是朕的詔書,有何不妥?速速差辦不得有誤,朕現在還是契丹的皇帝!”

    畢世杰咬了咬牙道:“臣遵大契丹皇帝旨意!”

    三封詔書分別是《罪己歸降詔》《傳位詔》以及《討伐詔》詔書的內容很清楚,向上天下罪己詔,愧對契丹的列祖列宗,傳太子蕭仁皇帝位,以及領兵討伐大宋。

    前兩份詔書中規中矩,而最后一份《討伐詔》卻是聲情并茂,懷有壯士悲戚,她一個契丹的女皇,要率領契丹最后的力量與大宋一戰。

    即便戰死也在所不惜,而同樣的她也帶著蕭仁這位契丹的新君一同出戰,為了契丹榮耀而戰,只有如此他才算是契丹真正的皇帝。

    三封奏疏在巨母城中傳開,一時間契丹百姓民心奮起,契丹人的血脈中流淌著英雄主義,把榮譽和戰斗視作生命,眼下既然要歸降宋人,那是不得已而為之,也是為了家中的妻兒父母。

    但面對女皇的號召,幾乎所有的士兵都積極響應,整裝待發,他們要用最后一戰向大宋詮釋契丹的強大和往日的輝煌。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