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封鎖契丹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2278

人氣小說:神王強寵:萌寶來襲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跟喬爺撒個嬌小行星帝霸

    ()    這些人做出了明智的選擇,一月過后,狄青和楊懷玉率部而來,浩浩蕩蕩的五十萬精銳出現在了呼倫貝爾城外,在這冬日里三軍齊備,整裝待發。

    趙禎在宮帳之中親自給狄青和楊懷玉接風洗塵,設宴招待,并且在席間勉勵,大軍也得到了充分的補給,在他們抵達前,大宋的物資便已經運了過來。

    現在的呼倫貝爾草原上有著七十萬的軍隊,狄青和楊懷玉的五十萬大軍以及從神都城調集過來的二十萬禁軍,這樣的消耗光靠呼倫貝爾城是遠遠補充不了的。

    城池不斷的擴大,已經出具規模,狄青和楊懷玉都在感嘆這里的建設,卻沒有在意城池之中塔塔爾部百姓崇拜的眼光,對于他們來說,這樣的眼光在草原上見得多了。

    宴席之中兩人都清楚,官家此次調兵怕是要對契丹動手了,只不過現在卻不是對契丹動手的好時機,冬天作戰最大的敵人就是寒冷,將士們即便有毛衣棉衣取暖,也難敵草原上的寒風。

    宮帳之中,狄青插了一塊燉的軟爛的豬肉再配上一塊土豆放入口中,土豆燒肉,這是軍中將士最喜歡的食物,頂餓好胃口,不必豬肉燉粉條差,尤其是口感極好。

    滿足的嘆息一聲,狄青這才開口道:“官家,此時對契丹用兵非是不可,但將士們的折損頗大,可否等待春天再做北伐之議?”

    楊懷玉也是同樣望向趙禎,這話他本也想說,但出于對趙禎的信任而沒有開口。

    趙禎瞧著兩人希翼的眼神笑了笑道:“朕當然不會在冬日里用兵,尤其是在這草原上,寒冬之厲不弱刀劍,將士們豈能再受攻伐之苦?朕調遣你們來不是對契丹作戰,而是為了封鎖契丹。”

    “封鎖契丹?”

    封鎖一次很少使用,但王韻知道:“所謂的封鎖乃是以強絕之力禁絕往來,語出唐張《朝野僉載》:“至一宅,封鎖正密,打鎖破開之,婢及高麗并在其中。””

    這下兩人便明白了,這是讓他們率軍包圍契丹,使得契丹與外禁絕來往,徹底困死契丹人,讓他們消耗。

    原是這意思,狄青和楊懷玉便放心下來,只要不再冬日里用兵攻伐契丹,單單是禁絕往來,這對宋軍來說不是什么難事。

    酒席之間,趙禎也頗為放松,一來狄青和楊懷玉二人都是老熟人,雖然君臣之間沒有朋友一說,但親近之人總是有的。

    狄青是自己一手提拔起來,而楊懷玉雖然出身將門楊家,但卻是為了建功立業和楊家進行了割裂,能做到這一點,趙禎相信他的忠誠,這么多年下來他也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和他趙禎還真沒有什么隔閡。

    君臣之間把酒言歡,也是一件暢快的事情,尤其是冬天就著爐火靠著地瓜,那叫一個舒坦,而楊懷玉和狄青都喜歡這種來自海外的食物,緊緊的盯著趙禎手中的小棍。

    小棍在趙禎手中靈巧的翻動著,并從爐子的底部掏出一個臟兮兮的地瓜,三才伸過來的手被趙禎打開,吃地瓜就要自己動手,那才叫香。

    急不可耐的抓起來并在手中翻動著,嘴中發出哧溜哧溜的聲音,趙禎享受著作為皇帝為數不多的快樂之一。

    猛地掰開地瓜,烤的正好的地瓜被擠破,金黃的地瓜泥被擠出,粘到手背上趕緊吸入嘴中,依舊能感覺到**辣的灼熱,趙禎毫不在意,對著地瓜吹了兩口仔細平常起來,滿臉都是享受。

    這讓他回想起來,在上輩子小的時候,冬日里去澡堂下完澡后,抱著一點地瓜坐在馬路牙子上啃的感覺,說不出的香甜,地瓜如密,沁人心脾。

    邊上的狄青和楊懷玉兩人有樣學樣的照著趙禎的作法也開始吃了起來,味道確實甘甜,忍不住的贊嘆,不過趙禎卻露出頗為深意的笑容道:“這東西若是還切成片,曬成干,味道也是一絕,而且易于保存,乃是軍糧的不二之選。”

    狄青和楊懷玉大喜,沒想到這地瓜還有如此功效,宋軍最大的問題就是后勤保障,雖有壓縮軍糧和炒面,但品種單一,時間長了將士們面色都發黃不太好看,因為缺少肉食,有不少人得了夜盲癥。

    若是能加上這地瓜干,再加上草原上的肉干那便是極好,軍中再也不用為將士們的吃食發愁。

    “只不過這東西有一缺點,吃多了容易脹氣,濁氣下沉…………”

    這話從趙禎嘴里說出來,狄青和楊懷玉以及邊上的三才都是頗為驚訝,隨即明白官家的意思,吃多了容易放屁。

    楊懷玉急急的擺手道:“這在軍中算不得什么事情,官家不必困擾。”

    …………………………

    楊懷玉和狄青領兵上路了,走的時候還帶走了無數的地瓜和肉干,一并帶走的還有數千只臨時打造的軍帳以及無數的被褥,這些東西都將成為將士們在草原上地域嚴寒的利器。

    五十萬大軍出動的同時,草原上的游牧商人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些游牧商人可不敢和大宋對抗,原先他們是想乘機發財,但現在大宋動手了,不用發話便迅速離開,他們來這里可不打算把命賠上。

    而另一邊的巨母城也開始了自救,手段很簡單,依靠漁業…………捕魚對于契丹人來說是及模糊又熟悉的技能,被逼到絕地的契丹人想起了原本被他們荒廢多時的四時捺缽。

    契丹人本身就是馬逐水草,射獵四方,祖先們過著的便是隨水草,就畋漁,歲以為常的生活,連契丹的孩童都會唱的歌謠中都有記載:“冬月時,向陽食,夏月時,向陰食,使我射獵時,多得豬鹿,使我捕魚時,多的魚蝦!”

    栲栳爍便是后世的呼倫湖,就在巨母城的邊上,在后世呼倫湖乃是內蒙第一大湖、東北地區第一大湖,中國第四大淡水湖,湖中盛產鯉、鯽、白、鯰等三十多種魚類和白蝦,簡直就是天然的漁場,

    重操舊業的契丹人從呼倫湖中獲得了大量的補給,湖中的魚蝦完能養活巨母城中的百姓,再加上從草原上采集的野菜和冬天的獵物,足夠他們度過這個漫長而難熬的冬天。

    當然這也是蕭撻里沒有理睬趙禎的原因…………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汇总 排列3 快乐8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 小说 河南快三 足彩胜负彩 p2p理财平台前三位 老时时彩 春安配资 极速时时彩 澳洲幸运10 10倍杠杆配资 天天盈配资 多乐彩 山西泳坛夺金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