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借刀殺人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243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小甜蜜

    ()    有大片的草場,山脈,森林,物產豐富,環境優美,簡直是得天獨厚的人間仙境,并且阿爾泰山出產金礦,從漢代開始開采金礦,至清朝都開采結束,在山中淘金的人最多時曾達五萬,由此可見這山中的金礦有多么豐富,趙禎怎么會放棄如此重要的資源?

    大宋現在需要的就是金銀,只有金銀充足的保障,才能穩定大宋官鈔的價格,畢竟這些官鈔是可以直接兌換金銀的,別說是大宋,即便是海外商賈的手中也持有大宋的官鈔。

    而海外的百姓手中同樣也持有,大宋的官鈔極有信用,甚至到了令趙禎發指的程度,大宋的商賈可以直接用官鈔購買國外的金銀,而國外的百姓也可利用手中的官鈔向大宋商賈兌換金銀!

    雖然極少有人這么做,但這樣并不影響大宋官鈔的信用,反而使得它的信用越來越好,越來越受人們的喜愛,紙張可比金銀要方便攜帶和運輸。

    但趙禎或者說是大宋對金銀的熱愛已經癲狂,只要那里有金銀礦藏,立刻就會派人勘探然后挖掘,只要大宋國庫中的金銀儲備足夠,便能發行更多的官鈔,而官鈔越多,所需要的金銀儲備便越多,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形成了一種供需循環。

    所以趙禎對資源很看重,越多的土地便意味著越多的資源,當然,有利有弊,太大的疆土面積不容易控制,這意味著要派遣更多的官員才行,而大宋的冗官早已被趙禎解決。

    大宋的疆土已經很大,派遣的官員也很多,于是原本冗官的大宋出現了尷尬的一幕,沒有官員可以派遣。

    官員都是參加科舉后篩選出的人才,而人才的數量取決于人口的基數,人口基數越大,出現精英的人數越多,這是一種必然。

    而大宋的人口雖然爆炸式增長,但卻沒有突破三億,當然人口數量還在不斷的增長剩下的便是時間問題,所以趙禎有信心管理現在的疆土面積,但條件是不能再擴大了。

    背井離鄉的遷徙雖然是一種辦法,不過漢家百姓終究是在心中有著自己的“根”,即便是遷徙之后的生活會更好,但眼下的生活也不錯。

    最少是大宋境內的州府已經發展建設的相當不錯了,百姓已經沒有到非遷徙不可的程度,如此一來在朝廷沒有明確指派遷徙的時候,無論百姓還是地方州府都不會輕易遷徙。

    契丹的上京道是大宋最后一塊要收復的疆土,再往外便沒有了,在趙禎眼中這些土地都應該屬于華夏,但在朝臣們眼中,上京道已經算是外國的土地。

    狄青率領大軍拿下上京道西北之地后便開始穩定和維護這里的治安和土地,牧民也被安置下來,并且從新疆抽調官員對這里進行管理,當然上疏必須要通過三省相公們的合議。

    治所之地朝臣們特意向趙禎請旨,這是皇帝的權利,對開辟的疆土進行命名,而趙禎理所當然的把治所所在地命名為“阿勒泰”,并且劃歸新疆而非上京道。

    狄青的任務是截斷契丹向西北遷徙的道路,而楊懷玉則是在釜底抽薪,截斷契丹最后的資本,所有人都沒想到,趙禎命楊懷玉出兵阻卜部盟不是為了震懾草原,亦不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而是為了掩蓋攻伐可敦城。

    誰讓他也屬于草原四州之一,大宋可不管你有沒有參與對北戍司的屠戮,這時候用兵已經不需要借口。

    楊懷玉的十萬背嵬軍如同一場颶風,看似堅固并有數萬精銳把守的可敦城在地動山搖之中灰飛煙滅,城墻倒塌,成為瓦礫,兩萬契丹精銳在草原上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再加上那些城中的百姓,更是草原部族不敢擅自挑釁的存在。

    但就是這樣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宋軍鐵騎面前卻不堪一擊,城破的那一刻仿佛整個草原都聽見了地動山搖的聲音,巨大的轟鳴聲伴隨著強烈的火光照亮了夜空。

    燃燒的烈焰以及契丹人的哀嚎在草原不斷的回蕩,一切仿佛實在向世人宣布,大宋的王師來了,即將開始席卷草原,這里的主權由他們宣誓,也有他們負責。

    消息終于在草原上傳開,大宋攻陷可敦城付出了一些代價,背嵬軍的將士接管城防后開始整頓,攻城戰雖不是騎兵所擅長的,但卻是宋軍最拿手的“手藝”。

    即便是騎兵也能做的極好,雖少是契丹人或是草原人所做不到的,而背嵬軍完美的演繹了什么叫侵略如火,短短三天時間,防州的烏蘭巴勒嘎斯城,已經鎮州的可敦城雙雙陷落。

    三天時間兩座城池,這是多么強大的戰力,大宋背嵬軍的名號在草原上已經到了小兒止啼的程度。

    隨著背嵬軍的征伐,草原上也出現了動蕩,或者說是早早就已經安排好的動蕩,北戍司對耶刮部發動了襲擊,圍困了窩魯垛城,領兵的王圭直接派人站在窩魯垛城門口大吼:“扎爾拓,我大宋天軍以至,還不速速履約?!”

    這一嗓子直接讓城中的扎爾拓亡魂大冒,城中不光有他還有阻卜部盟的各部使者,以及剛剛帶著士兵退守窩魯垛城的族長們。

    扎爾拓瞬間便知道這是大宋皇帝的一出毒計,逼著自己和各部決裂,同時也把自己的后路給堵死了。

    阻卜部只能依附大宋,否則便是大宋的人被清剿,他趙禎已經斷掉了自己所有盤桓的余地,無論這些部族的族長相不相信北戍司軍的話,他都要表態。

    否則便會被宋軍一塊收拾掉,但若是表態,城中的各部族軍就會把阻卜部變成死地,以阻卜部的力量即便是勝了也是慘勝,這是一出借刀殺人的好手段!

    直到此時扎爾拓才明白,大宋皇帝一直就把自己的出使當作是試探,只不過試探阻卜部的忠心與否不是在呼倫貝爾城的宮帳之中,而是在窩魯垛城!

    橫豎都是一死,不如拼盡力向大宋靠攏,不就是表忠心嗎?這一次賭上族的命運便是!

    殺,還有一線生機,怯便什么都沒有,相對與宋軍的恐怖和強大,還是昔日的盟友好對付一點,作為梟雄的扎爾拓很快便“兩害相權取其輕”,當即率領族人殺了出了阻卜部所在的駐地…………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