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萬世之法!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2240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穿越之細水長流夫人,你馬甲又掉了!跟喬爺撒個嬌FOG[電競]都市極品醫神帝霸

    在趙禎的眼中從來就沒有把王語嫣當作是一個封建時代的婦女看待,而是把她當作是自己的妻子,當然他做不到在后宮之中對每個女人都這樣。

    商賈無論在哪個時代都是最活躍的一幫人,而作為商賈之女的王語嫣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家庭的印象,她的思想并不禁錮,甚至可以說是開放和前衛。

    兩人又是從小就在一起,可謂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對雙方的了解已經到了對方動動嘴,便知其內心想法的地步。

    所以趙禎有時候會把一些事情不自覺的告訴王語嫣,當然并非是朝堂之中的事情,而是他自己的打算,別小看一國皇后的重要,早在上古時期便有“后”之一字。

    但那時候的“后”字指的不是皇后而是君主,直到西周時期,后這個字才專門指的是帝王的正妻。按照儒家的嫡庶之道,皇帝的嫡妻也就是皇后,每個王朝基本都是按照嫡長子繼承制來確定太子的人選,所以,皇后地位非常關鍵,不容小覷。

    至于帝王掌握外事五權,皇后掌握內事五枚事實上就是最早的制衡系統,只不過隨著封建時代對儒家的提倡,對禮法的尊崇,對男權的強化,皇后的監督職權基本上隨著母系社會的遺風消失的一干二凈。

    天子獨大,沒有人可與之平起平坐,所以天子的配偶不可以取“齊”的諧音“妻”,只能叫“后”。

    皇帝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自己的思考,趙禎愿意和皇后王語嫣商討一些事情,比如大宋的商業,趙禎有時甚至喜歡從王語嫣的口中得知該如何改進。

    畢竟她是商賈之家出來的,自然比那些“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文人要更加通透。所以趙禎就把自己心中的真實想法和王語嫣說了,并且希望交流一番。

    誰知道大抵是太過直白,讓王語嫣一時有些呆滯,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什么,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回答,只能呆呆躺在趙禎的懷中。

    趙禎笑了笑:“你也莫要緊張,朕的話只是提前告訴你朕的打算,畢竟趙旭是朕的嫡長子,終究是和要登上大寶之位的。立下規矩尤為重要,朕也要他這么做。”

    “陛下,太上皇帝之在史書之中,且都是……”

    王語嫣稍稍猶豫,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去說,趙禎卻無所所謂道:“史書上的太上皇帝要么碌碌無為,要么是飛來的富貴,退位禪讓者如李淵亦是大權旁落而不得已為之。”

    趙禎少頓又道:“可朕不同,朕大權在握,天下四方無不歸附,朕是大宋正真的天子,即便禪位于兒子,也沒人敢輕視朕,朕只是希望趙旭能早點接手大宋,早日成為合格的君王,朕太上皇的身份既能讓他接觸最高權利,又能給他解惑,一旦做錯,朕還可以及時處理,豈不更好?”

    王語嫣眼睛一亮:“這就有點像是師傅帶徒弟了,而且也能讓旭兒知道,即便登上皇位也不可為所欲為,繼任之君亦當如此!”

    趙禎滿意的點了點頭:“然也!一國之強盛在于君,皇帝是一國之本,若是皇帝爛了,這個國家也好不到哪去!除非這個國家沒有皇帝…………”

    “陛下!”

    趙禎稍稍尷尬,自己把一些不該說的話說了出來,但事實上就是如此,共和制度早已存在,只不過這種制度的效率相比后世的共和便差了太多。

    就是因為共和制度的不完善,所以這個時代的人自然的拋棄了他,選擇了更為高效,更能使得國家團結,更能對抗天災人禍的封建君主制度。

    “朕也就是和說說而已,既然不能沒有皇帝,那就要保證皇帝必須要有能力,有才干,品德要高尚,但這又該如何保證?朕想了許多,最后還是覺得太上皇帝這個位置比較靠譜!”

    王語嫣眼睛中露出崇拜的目光:“陛下,臣妾一屆女流,可也知道是非曲直,陛下之法乃萬世之法,臣妾佩服!能有這種大魄力的皇帝,古往今來只有陛下為先呢!”

    趙禎咧嘴一笑:“只要能讓大宋延續的時間更為久遠,那就比什么都強!萬世到不一定,但最少比三百年要長吧!”

    王語嫣不知道趙禎的意思,但在她看來,大宋如此強盛,已經超越盛唐,豈能區區三百年便消失?

    她不知道,趙禎總是未雨綢繆,把所有能謀劃的都準備好了,至于其他到也不重要,后世子孫之中若是真的出現連著兩三個廢物,那就是天亡大宋,沒有辦法。

    歷史上的趙禎沒有子嗣,而現在不同,趙禎有了趙旭,趙二家的江山便算是做下去了,即便是有什么意外,趙昀的子嗣也能頂上……

    今夜的談話是趙禎第一次把心中的想法告訴了旁人,他一直在思考當初和在秘閣之中對蘇軾,張從質提出的問題,而且他也有了一些答案。

    帝王禪讓制度也許是一個好辦法,這不是真的放權讓位,而是放出一部分權利,同時握有監督權,這事實上是對至高無上皇權的一種分割。

    歷代帝王只想著分割士大夫的相權,分割武將的兵權,但從未有人想到分割帝王的君權,這是為何?人都是自私的,活著的時候豈能把權利給予別人?親生兒子也不行!

    即便是和自己死了,最高權利也該交給自己的兒子繼續去執掌。

    只不過趙禎這樣的人還真不是這樣想的,穿越而來的他深刻明白一個道理“權利就是責任,權利就是義務,兩者是對等的存在。”

    所以趙禎并沒有把皇位看的如此之重,甚至覺得這只不過是上天給他的一個使命,在獲得無上權利的同時,要想盡一切辦法拯救大宋,使得這個逐漸走向衰落的王朝延續下去。

    而他趙禎做到了,對于他來說,眼下的一切仿佛是在安排后事,當遼朝被滅國,當草原也納入大宋的統治之中,當華夏一統,四方安定,自己的任務就算是結束了。

    而接下來就該享受自己的人生。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