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道錄司

作者:紙生云煙 |字數:5212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小甜蜜

    亭外。

    高柳古樸,倒垂入水,枝葉繁茂,綠蔭四下。

    藕花開滿小湖,朵朵扶搖,彌漫香氣。

    李嫣一身武士服,柳色上衣,整個人在水色蓮光中,神情莫名。

    這個時候,有一青年人搖著折扇走出來,他看著李元豐的背影消失不見,開口道,“李煜為人穩重,又根正苗紅,對朝廷忠心耿耿,確實是可托付大事。”

    李嫣踱著步子,眸光幽幽,道,“你講,那個臨邛道士真的能夠令貴妃還陽?”

    “不知道。”

    青年人眉宇青青,有智慧的光,道,“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不過有道錄司的葛真君力支持,肯定是神通廣大之人,說不定真有希望。”

    “太上皇執念太深,,”

    李嫣嘆息一聲,對于自己的丈夫,她不用不著偽裝,直接道,“太上皇這么多年來為死去的貴妃可謂是動作不斷,任何稻草都要抓住,這次這么大張旗鼓,要是成了還好,要是再失敗,恐怕會引起整個道錄司的地震。”

    青年人折扇上繡著木石,溪水穿林,鶴停枝上,神情前所未有的嚴肅,道,“太上皇自然是心心念想讓貴妃還陽,可宮中的太后皇后甚至很多人她們可不一定這么想,這是個大泥潭。”

    李嫣心中有數,垂下眼瞼,道,“我早看清楚了,況且這一次的事兒,統領大人少見地和太上皇與葛真君產生了分歧,不然的話,我們日月衛就會由我這個級別的副統領出面,而不是讓李煜等校尉出動了。”

    兩人說到這,都沉默下來。

    朝廷的復雜,不是只言片語能夠說明白的。

    且說李元豐離開郡主府,他轉過頭,見身后府邸幽幽,,曲檻逶迤,樓臺亭榭,在煙云之中,彌漫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富貴之氣,隱成紫青。

    大唐即使是經過安史之亂的重創,依然是富麗堂皇,雍容華貴。

    要是真有明主勵精圖治,盛世未必不會再來。

    “只是和我沒有關系。”

    李元豐感慨一閃而過,他來此世界,只是尋修煉的資糧,至于其他,順其自然。

    “大人,”

    侍衛駕馭馬車過來,停在府邸的大門前,跳下來后,問道,“我們回府?”

    “先不回府。”

    李元豐抬袖上了馬車,穩穩當當坐下,吩咐道,“直接去道錄司。”

    “是。”

    侍衛答應一聲,鞭子揚起,馬車聲音起,漸漸遠去。

    馬車里。

    四面澄明,布置紙窗竹榻,頗為清幽。

    角落中還有一鏤空細花的香爐,高不盈三尺,冒出鵲尾之香。

    李元豐穩穩端坐,手中把玩自李嫣手中得到的道錄司的令牌,花紋蟠龍,銀眸睜開一線,他低聲念叨,道,“將日月衛的人調到道錄司中聽令,看來是有大事。”

    李元豐目中有冷意,這少有的舉動,再加上李嫣最后大有深意的話,讓他隱隱感應到,此事別有隱情。

    不過,要是其他人,或許不安,但李元豐卻巴不得如此,不入狼穴,焉得虎子?進入道錄司,參與大事,更有機會尋到修煉的線索。

    半個時辰后,李元豐下了馬車。

    道錄司中,多怪石,矮松,池井。

    嶙峋石骨,虬曲枝干,冷峭的葉子,垂陰無風,等等等等,組合在一起,給人一種寂靜,幽暗,神秘。

    木石,光暗,亭臺,攏在半遮半掩中,白煙彌漫,看不清楚。

    置身其中,即使是盛夏,都覺得陰冷,寒意撲面。

    “法陣,”

    李元豐目光一亮,他壓下心思,取出令牌,很快就見到周玉瑤。

    周玉瑤坐在小閣中,身后是綿長壁畫,左面是松石,深谷,幽水,右面繪高崖,怪木,白鹿,柱子之上,則是秋雨三更,稀稀落落。

    大鶴立在女冠身后,用鶴喙啄著不知從何而來的堅冰,一下接著一下,發出碎玉般的脆響,不悅耳,可很有力量。

    周玉瑤見李元豐來,示意其入座。

    李元豐坐直身子,神魂在識海之中,捏了個法訣,運用觀氣之術,就見眼前的女冠頂門之上玲花盛開,串串如珠,四下滿而不溢,煙水橫生,氣象森然。

    很顯然,這位周玉瑤,道錄司的四品道官,修為境界不凡,已能神魂出竅,巡游四方。

    李元豐看在眼中,面上是恭敬之色,聲音鏗鏘,道,“屬下李煜,前來聽令,請大人吩咐。”

    周玉瑤斂去笑容,正襟危坐,她玉顏精致,睫毛長長,美眸之中,浮現出琉璃色彩,道,“這一段時間,你在我麾下聽令,可能會遇到一些妖魔鬼怪之事,現在我給你大體講一講道術神通,免得你少見多怪,到時候壞了事。”

    李元豐作出洗耳恭聽的樣子,雙手垂在膝前。

    周玉瑤咳嗽一聲,組織語言,道,“修煉之道,在于天人合一,只是人身污濁,竅門不開,難以通天,唯有取之于神魂,近乎在天,以觀天意。”

    “神魂出,近于天地,開法眼,入道途。”

    “……”

    不知不覺,直到夕陽西下,嫣紅光暈落下,掛在檐角上,色彩撲人眉宇,周玉瑤才停下來,她法衣之上,氤氳著晚霞的光,不停跳躍。

    她用手捋了捋垂下的青絲,開口道,“貪多嚼不爛,今天就到此為止,以后你可憑令牌去閣中翻閱藏書。”

    李元豐擋住目中異色,道錄司不愧是大唐對修道最有研究的地盤,周玉瑤的講述,深入淺出,舉重若輕,顯示出其雄厚的修道積累和底蘊。

    可以說,只論修道之積累,恐怕不在于金元道人之下。

    “要是將之神魂吞噬,”

    李元豐心中激蕩著惡意,殺機騰騰,不過很快又壓了下去,自己能夠用鬼車神意吞噬金元道人的神魂,主要還是其肉身被破,實力大減,趁其走投無路才做到的,而眼前的周玉瑤毫無疑問是盛時候,還在道錄司中,她的地盤,要做到這一點,難上加難。

    看來得等一等啊。

    周玉瑤當然不知道眼前人的險惡用心,她說完之后,吩咐道,“你且去休息,很快就會有事情要做。”

    “是。”

    李元豐答應一聲,整理衣冠后,舉步離開。

    閣中。

    安靜下來。

    夕光自半鏤空的玻璃中,寸寸而入,和鼎中的香氣碰撞,光可鑒影。

    只有大鶴的啄聲,非常清冷。

    周玉瑤站起身,霞花上衣,朵朵盛開,她伸出手,摩挲著大鶴的翎毛,看向李元豐消失方向,神情平靜。

    在此時,腳步聲響起,從外面走進來一個道人,他戴著奇高的帽子,玄黑法衣,手持拂塵,眸子泛白,有一種奇異的氣質。

    高帽道人來到閣中,見一人一鶴,人自玉立,鶴也翩然,別有一種鱗鱗光暈,令人下意識安靜下來,他笑了笑,聲音嘶啞,道,“山風雨來啊。”

    “嗯。”

    周玉瑤聽到聲音,轉過身,人與鶴影,光暗交織,看不清面上神情,道,“云山道友也準備妥當了?”

    “不錯。”

    云山扶了扶高有三尺的奇異古冠,眸子中的白色深重,道,“事關真君大事,豈敢磨磨蹭蹭?我們要力以赴啊。”

    周玉瑤看向外面,靜靜地道,“希望一切順利。”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