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一章 變化

作者:紙生云煙 |字數:252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小甜蜜

    三十三天外,媧皇宮。

    落碧天晴,空對月明。

    四下臺池樓閣,間雜寶樹靈芝,花開遲遲,鶴鹿來回。

    霜色深淺,若下的積雪一樣。

    玉真夫人頭戴寶冠,身披天衣,手持玉如意,正在庭中散步,環佩碰撞,發出好聽的脆音,彌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香氣。

    玉真夫人聽到天庭傳來的消息后,不由得想到李元豐,不知道他被續上機緣后進入九鳳世界可有所收獲。

    即使沒有收獲,最好還是能夠平安歸來。

    要是折了九荒妖圣李元豐,紀元中的大事西游就太寡淡無味了。

    驀然間,玉真夫人若有感應,她抬起頭,美眸之中,迸射出耀眼的光芒,化為一只赤色神鳥,色如好金,奮翼回翔,口銜寶鏡,映照出時空。

    在那里,本來平靜如水,不知何時,四下的時空之力若沸水般汩汩汩冒出,有一界空橫出,自其中緩緩進來。

    這個界空,或者世界,雖然在不同的時空中若隱若現,可已經能夠讓玉真夫人看得見,鎖定其軌跡。

    “九鳳世界?”

    玉真夫人怔了怔,旋即明白過來,美眸中滿是異色,在以前,即使有九荒妖圣李元豐為引子,她也只是驚鴻一瞥,然后見九鳳世界不見了蹤跡,隱入冥冥中。

    有這個并不意外,畢竟九鳳世界中彌漫著大羅金仙的力量,這種力量要藏起來,同層次的難以發現。

    可現在呢,世界出現了,且能夠被鎖定!

    “世界上的大羅之力消失了,”

    玉真夫人眸光一動,看出世界的虛實,若有所思。

    菩提道場。

    最中央是菩提樹,高有萬萬丈,周匝覆蓋萬萬畝,枝葉沉郁,華果敷榮。光暉遍照。樹之上,懸掛琉璃,寶珠,翡翠,珊瑚,等等等等,呈現出紅綠青白等色彩,以之為瓔珞。再用金珠妙沙,覆蓋成寶網。

    摩尼、瓔珞所懸掛的金珠鈴鐸以及珍妙寶網流放百千萬的光明,彼此相照,互為莊嚴,互相輝映,互相作為裝飾,放無量光明。

    當九鳳世界自現世出顯現出來,能夠被有心的金仙層次的人物發現其運行軌跡后,在龐大菩提樹下有一尊如須彌山般偉岸的佛陀睜開眼,額頭上豎瞳有金焰翻滾,道場中憑空起風,吹到菩提樹的千枝萬葉,演奏出無量的美妙音聲,講述佛門中最為精妙的佛理。

    佛理度盡眾生,人人極樂。

    “九鳳世界,”

    佛陀開口,檀金色佛身的光芒和菩提樹融為一體,他的聲音浩大,落在虛空中,字字躍金,彩光升騰。

    “世界變了,”

    九鳳世界中,正在與自稱九鳳的女冠交鋒的李元豐可能是除去女冠外最先發現世界變化的人,他發現世界中冥冥存在的壓制不見,整個鬼車真身的境界和修為在復蘇,不由得大喝一聲,背后光暈中九個鳥首探出,仰天長嘯。

    掙脫束縛,回歸自我。

    這個時候,李元豐的境界修為和力量已經和在外界一樣,就是天妖道第六重圓滿層次,天仙中頂尖的存在。

    “弓來。”

    李元豐原本洞徹此世界中的空間之力,已經有天仙層次的修為,現在完恢復到鼎盛時候,于是手一伸,逐日弓和落日箭在手,張弓搭箭,殺機凜然。

    “殺,”

    李元豐眼睛瞇起,慘綠森然,弓弦一開,落日箭化為一道赤光,直奔自稱九鳳的女冠去,蘊含著毀滅的力量。

    李元豐的鬼車真身很強大,很兇悍,可真要將如此強大的鬼車真身的力量凝聚在一點,爆發出來,制造出最強的殺傷,還得是借助逐日弓和落日箭。

    落日箭射出,不可阻擋!

    “求道!”

    在同時,仙道的人也褪去桎梏,恢復本色,葛真清嘯一聲,展現出原本天仙的威能,他信手一劃,法力激射,音符跳動,譜寫出一篇求道的詩篇。

    如何求道?

    得遇明師傳授秘法,修之于身,行之于世,人天敬仰。修身立己,積德累功,上體天心,下利人物,行道成真,超凡脫俗。

    這就是求道之路!

    葛真一記求道,拷問女冠的道心。

    “三寶之運。”

    八景宮的天仙緊隨其后,他頂門上慶云散開,玄氣騰空,凝聚出一種三寶玉如意,這三寶,不是日月星,而是清微,玉宸,以及道德。

    清微天寶,玉宸靈寶,道德神寶。

    三寶蘊含著天地道理,非常玄妙。

    三寶與求道,遙相呼應。

    一個根子在玉虛宮,一個根子在八景宮,再往上,則是元始天尊和太上,神通道術,不需要特別配合,就有一加一大于二的能力。

    “卍,”

    佛門的吉祥藏菩薩同樣不落后,他上前一步,面上露出慈悲之色,佛身金色,妙相圓滿,卻打出剛猛霸道一拳。

    以慈悲心,降服無量魔。

    不只是以上四人,凡是進入九鳳世界的所謂“外人”們,在九鳳世界的大羅金仙之力退潮,沒了束縛,恢復到原本自己的境界和力量后,不約而同動手,直指自稱九鳳的女冠,更為準確的講,是覬覦對方手中的乾坤鼎。

    對于同時出手,有聯手圍攻的姿態,眾人沒有半點不好意思的。

    其一,女冠來歷莫名。

    對于不知來歷,不知道哪個勢力的,諸天中的修士的態度都很一致,沒有顧忌,動手再說。特別到了天仙層次的人物,能夠修煉到這一步需要驚人的天賦以及積累,沒有大勢力的支撐很難很難,突然冒出來一個,事出反常,讓人忌憚。

    其二,乾坤鼎的重要性。

    乾坤鼎,太過貴重,直接關系到金仙大道。誰能夠得到,不是說金仙有望,可以在場人的身份,都是天賦資質以及積累超乎其類拔乎其萃的頂尖天仙,最起碼能夠把突破到金仙的可能性提升個一兩成。

    事關金仙大道,一兩成什么概念?

    想一想,就心知肚明。

    所以李元豐等人的攻勢毫無遮掩地傾瀉在女冠以及她足下的乾坤鼎上,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先把她打掉,然后搶奪寶鼎。

    女冠洞徹了眾人的想法,目光幽幽,有一點后悔,她本來能夠走的,可由于不太甘心放棄李元豐手中的大浮黎土圖和社稷五色土,就多停頓了下,沒想到世界中彌漫的金仙之力散去,對面的人們都恢復鼎盛。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