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九章 是吉是兇

作者:紙生云煙 |字數:361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穿越之細水長流夫人,你馬甲又掉了!跟喬爺撒個嬌FOG[電競]打造超玄幻都市極品醫神

    李元豐抬起頭,看向垂空寶圖,寶圖四下祥瑞云卷,琉璃一片,皓色千里照人眉宇,再然后,橫斜出乾坤。乾坤中,時空折疊,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若金鏡投影,來來回回。

    難以形容的氣質徘徊,浩瀚,偉岸,堂堂正正,正大光明。

    此寶非同凡響,和其他的法寶都不一樣。

    玉真夫人頂門上浮現出慶云寶蓋,瓔珞叮當,寶圖滴溜溜一轉,落入中央位置,沛然不可抵御的氣機橫空,覆蓋內外,超乎諸天上的力量,不增不減,萬劫難磨。

    “女媧娘娘的山河社稷圖?“

    李元豐看向寶圖,只覺得滿眼的清光,余波勝水,自己來到這一世界終于不再弱小,開始接觸宇宙中最為玄妙最為強大的存在,圣人們的力量和法寶。

    玉真夫人聽到李元豐的話,秀眉挑了挑,玉顏上有淡淡的笑容,道:“洪荒異獸的傳承非凡啊,連圣人之寶都有。“

    圣人的法寶,摒因棄果,超絕現世,不會落在任何文字上,人不能知。

    至于口中提及,也不可能,修為不夠,根本說不出來。

    金仙呢,知道里面的忌諱,不會亂說。

    想來想去,應該就是對方作為洪荒異獸鬼車傳承記憶中的了。

    李元豐知道對方誤會,只能說誤會的好,他傳承記憶中真沒有,能夠知道這個,是來源于前世在另一個宇宙的記憶。

    只是不知道,兩個宇宙間有什么聯系。

    “要動用女媧娘娘的山河社稷圖了?“

    李元豐壓下自己的其他念頭,據他所知,現在圣人不在,其他人要想動用圣人法寶可不容易,這般看來,女媧宮是真的將自己看成自己人,愿意出力。

    玉真夫人聽出李元豐話語中的意思,她慶云上三花盛開,若云母水晶,不染塵埃,道,“九鳳的修為境界可能比我都要高,不動用娘娘的法寶,以我之力真可能沒法幫你續上機緣。“

    “只是有一點,“

    玉真夫人皺了皺眉,裙裾上飄絲釣玉,道,“娘娘的法寶要馭使并不容易,這次動用后,你下次再有事的話,我暫時就無法出手相助。“

    “明白。“

    李元豐也感到可惜,因為他知道,以他的處境,遇到的麻煩不會少,真的很需要像玉真夫人這樣的女媧宮金仙護持,不過沒有萬事如意,現實中更多的是有舍有得,希望九鳳遺蛻能夠讓自己有所收獲,不要平白浪費這次機會。

    “準備吧,“

    玉真夫人說完后,看向李元豐,吩咐道:“時機一到,我就用山河社稷圖給你續上機緣。“

    李元豐依言拿出九鳳翎羽和九鳳雕像,握在手中,閉上眼睛。

    火云洞。

    前有瑞林,麒麟吐書。

    后積功德,玄鳥西歸。

    在此時,只聽有妙音響起,旋即桐花半畝,雨色其上,桂華來來去,到最后,化為法衣,披在身上,有一位道人踱步出來,他面容蒼古,木簪子,雙抓髻,手中拂塵,很是仙風道骨。

    道人來到火云洞前,法目所見,功德成池,遍地祥瑞,吉氣如雨,福壽凝果,不由得贊嘆一聲,三皇這么多年來,也無恐懼也無愁,真逍遙自在,讓人羨慕啊。

    少頃,腳步聲響起,有一位威嚴帝王打扮的出來,日角龍顏,體繞七彩,腰懸人皇劍,背后童子或打香扇,或持冷爐,煙氣裊裊。

    “道友,“

    來的人是上古三皇之一的人皇,他和道人打過招呼后,把他引入洞府,然后分賓主入座。

    閣外新梅朵朵,湊到窗前,晴照生香氣,帶著絲絲縷縷的春意,蕭疏而有致。

    案上茶壺散開,茶香夾雜冷蕊,讓人靈臺清明,渾身上下有一種通透。

    老朋友見面,很俗套的步驟,喝茶,閑聊,扯東扯西。

    等茶過三巡,道人揮了揮手中浮沉,笑容斂去,說到一事,道:“現在天地***,劫氣橫生,殺戮常有,再加上天魔入世,興風作浪,世界要比我們預料的亂的多。“

    人皇也是嘆息,誰都沒有想到,會有魔主提前出世,而且一下子來了兩個。

    有兩個魔主的推動,讓天魔肆虐的日子來的早了不少。

    天地變數,就是讓人這樣難以把握。

    “這樣的變數引起不少想不到的變化。”

    道人眉頭如墨,聲音清朗,繼續道:“據我觀察,由于殺戮,混亂,以及毀滅,來的更快更突然,那一位脫困的時間可能要比我們預料的早的多。”

    聽到這個,人皇神情凝重,那一個是他生平最大的敵人,無法斬殺,只能夠以五馬分尸之術肢解后將之鎮壓,如果真卷土重來,可是個大麻煩。

    人皇扶了扶腰間的人皇劍,身姿挺拔,問道:“道友發現了蛛絲馬跡?”

    “不錯。”

    道人此來,就有告知之意,他手一點,法力激射,千百垂芒,交錯成畫卷,一幅接著一幅,不停流轉,照影出在諸天中的痕跡,在那里,煞云密布,血染夕陽,給人一種陰森恐怖。

    人皇看在眼中,眼瞳化為金色,將所有畫卷投影收入其中,做完這個后,他散去異象,對道人,道:“多謝道人告知。”

    “道友客氣了。”

    道人身子動了動,雙抓髻上慶云高舉,上有天人忽來,千乘萬騎,金車羽蓋,馭龍駕虎,妙音不絕,道:“實不相瞞,我此次來,還有一事相求。”

    人皇神情不變,作出洗耳恭聽的姿態。

    “我記得道友手中有九鳳之物,特來求之。”

    道人面對眼前的人皇,沒有什么隱瞞的,開門見山,直接了當。

    “九鳳,”

    人皇對于手中之物并沒有太在意,他只是看了眼對面的道人,提醒道:“九鳳遺蛻在紀元中出現了?不過九鳳此人心思莫名,難以測度,現在其遺蛻出現,有緣人可進,是吉是兇,不好說。“

    道人沉默了下,他可是知道,人皇和九鳳當年的關系非同尋常,人皇都這么說,九鳳遺蛻可能有超乎人意料的事情,不過他想了想,還是道:“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看他們的選擇吧。“

    人皇不再說,取出道人所索要之物,交給對方。

    媧皇宮中,李元豐手中的九鳳翎羽和雕像同時大放光明,他神情一振,神意浸入其中。

    “起。”

    玉真夫人見此,用手一點,山河社稷圖沖下。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