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作者:不吃菜 |字數:3788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統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報告首長,我重生啦!FOG[電競]

    暗籠罩著他的面部,看不清樣子。按棱角分明的輪廓依稀辯得,那周身渾然肅殺的壓迫感,應不是熟人。

    那人將手中的火把扔在了地上,本就不強的火苗被激起的寒雪漫過隨之澆滅。

    光亮消失,上一秒還明朗無云的夜空,忽不知從哪飄來的烏云,遮蓋住了整片夜空,四周再次陷入黑暗中。

    她聽見,那男人踩在雪地上咯吱作響,聞聲,他一步一步向她走近,肅殺的氣壓與黑暗完美的融合到一體。

    他的腳步聲仿佛一道道催命歌謠,逐漸接近葉彎彎。

    葉彎彎緊皺眉頭,閉著嘴唇不敢出聲音,她有種直覺,這人絕對不是什么好解決的雜魚。

    慢慢的挪步向后退著,想與他拉出點距離,葉彎彎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劍刃上般小心翼翼。她抽出腰間佩劍類卿,劍鋒出鞘,是與以往不同的強烈綠光閃過。

    這讓她有些摸不著頭腦,明明是失去了內力,劍的靈力怎的如此充沛。對面的男人可沒給她思考的時間,拿起長劍,向旁邊肆意甩去,紅光閃過,劍鞘從空中落下。

    男人身法速度極快,就在劍鞘落地之時,他還未動三兩步,就到了葉彎彎面前。

    葉彎彎閃身去躲,她是看不見男人的身形,但他的每一劍揮出的紅光都在告知他的位置。

    明知失了內力,她卻還是如離海的魚一般不死心的運功,這次沒讓她失望的是,剛剛被紅點觸碰過的部分,開始發熱。劍身綠光再次燃起,有了內力她才算有底氣。

    滿面的惆悵被得意之情占盡,粉衣人反手將劍背到身后,長腿微曲,一躍而起激起平地零星雪花,他長劍泛的赤紅色光暈向葉彎彎所在的位置橫掃過來。

    站在他身后的葉彎彎不禁汗顏,原來他不用去看都曉得她的位置。

    心跳如擂的葉彎彎歪身避著他鋒利的劍刃,繞過粉衣男子。

    主人心神稍動,右手握緊類卿劍把,左手在劍身上寫下一句注力劍訣。

    類卿長劍綠光盎然,更甚從前般強烈。葉彎彎還沒等粉衣男子反應過來,偏過劍身刺向他。

    她這一劍并不下死手,避開了他的要害。粉衣男子對她的攻擊稍稍一愣,使得她更有機會得手,狡黠的眸光微瞇,綠光末過男子的腰身。

    但粉衣男子比她想象的還要厲害,他左手拿劍,右手擰握成拳骨節咔咔作響,隨后展開手掌,葉彎彎還沒來得及拔劍,就聽他咣的一聲拍在類卿劍身上。

    長劍入體的,他這一掌的震力卻還能使得葉彎彎連人帶劍一同被彈開,這類卿可不似平常佩劍,據傳是葉家家傳之物,這樣的寶劍可被他的震得直抖身劍鳴。

    她腳下步子虛浮,右手被他不俗的掌力震的通紅,緊咬牙關,雙手死死摁住還在顫動的類卿。

    粉衣男子知她分神,在腰間點了兩下止住橫流的鮮血,飛身向葉彎彎沖來。

    葉彎彎抬眼見男子的攻勢猛烈,急忙揮劍擋住。紅光與綠光交織碰撞在一起,摩擦出兩柄寶劍的鐵屑火花。

    眼看綠色光芒漸漸消散,葉彎彎最后支撐的力氣也用盡了。紅光蔓過她的身,脖子上噴涌而出鮮紅的血液。

    她除了疼痛再沒其他的感覺了,身上的力氣似是隨著傷口一點點抽空,葉彎彎支撐不住,倒在了雪地中。

    還有些溫熱的血液隨著她的倒塌,變成藤蔓,延伸出傷口,這些妖冶的紅色枝蔓向旁邊攀爬著。

    “啊!”葉彎彎尖叫一聲,從噩夢中驚醒,呆滯地縮在床尾,半晌才算從恐懼中回過神來。

    她不知那夢的意味是什么,苦苦思索也沒想出那粉衣男子是誰,在原著中殺死葉彎彎的只有錦城。可那憑空冒出來的粉衣人又是怎么回事?

    而且武器也不對,錦城擅使雙刃并非長劍。葉彎彎努力回想那打斗中的細節,總是覺得那人的招式很是熟悉。

    仔細回憶,才察覺出問題所在,粉衣男子的招式明明就是華山內門獨傳的身法。因原主天資不好所以才沒學過,她也是在秘籍上翻到兩三頁。

    那人也并不弱,就算拼盡力也才能傷他一下。看身形也不像幾位師兄,往深處猜想,最壞的一種想法,他就是華山幾位祖師中的一位。

    這夢可能是預知,也有可能只是單純的噩夢,不過夢中發生的事情太過真實與詳細,很有可能就是前者。

    “唉,這炮灰的道路如何走才好啊。”她說著,哀怨的眼神飄向了窗外。

    雖然頭疼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最后還是抵不住睡意,被子也沒蓋就睡了過去。

    所以第二日再醒來時,是被凍醒的。葉彎彎半瞇著眼睛,囫圇地摸索被子,床上沒有,心想著,那應該是掉下床了,糾結半天要不要起來,去夠被子。

    做了一番心理斗爭還是敵不過早晨的寒意,直起身來向床下望去,見那被子果然是被自己踢下去了。

    探頭將被子從地上撈起,也不計較是不是沾上灰塵,就往身上蓋。被子在地上晾了半宿,自然會冰涼涼的。

    包在身上凍得她抖了一個機靈,這一凍可把她那糊涂的睡意驅的干干凈凈,在床上撲騰半個時辰也沒再入睡。

    只好破天荒的早早起床,外邊陽光才剛泛出點魚肚白,正是黎明大好之時。她穿好衣服伸了伸懶腰,想著找星月尋點吃食。

    誰知剛一出門,迎面就見到了那熟悉的烏色袍子,小跑兩步追上錦城。惦著腳拍了他一下,笑嘻嘻地問候道:“早啊!”

    錦城偏頭望了她一眼,扶額輕嘆一聲,道了句支走她的話,“你快去吃早飯吧。”

    “早飯不打緊,打緊的你要去哪?”葉彎彎窮追不舍地追問著,背過手去靈巧地躥到錦城身前,帶著抹不容忽視的笑容仰頭看著他。

    她的笑很是奪目,錦城見過許多的女子,但無一人能似她的笑這般溫暖。

    對于擁有著溫暖而又奪目的笑容的她,錦城投降了,“我要去準備參加三盤集會的事宜。”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广西快三 江苏十一选五最新开 极速时时彩 模拟炒股和真的一样吗 快乐扑克 海南环岛赛 韩国快乐8 股票分析群的盈利点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 股票配资是坑人吗 股票融资是不是回购 股票配资注册送8000体验 足彩进球彩 现在能做基金配资业务的银行 理财平台哪个安全可靠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