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作者:不吃菜 |字數:3890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神王強寵:萌寶來襲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跟喬爺撒個嬌小行星帝霸

    被扛著飛了幾個時辰,葉彎彎的胃翻江倒海,終于忍不住了,趕緊讓錦城停下,蹲在墻角吐了半天。錦城遞給她一葫蘆水,讓葉彎彎漱漱嘴。

    葉彎彎漱口又吐了出來,嘶啞著聲音開嗓道:“我說你,有把人扛起來就跑的嗎?還跑了那么長時間!你是多想讓我……嘔。”她還沒說完,胃里就又翻上一股子酸水。

    看她難受成這幅樣子,他默默離開,到路邊茶舍向客人買下了兩匹馬。

    葉彎彎抬頭,就見錦城正牽著馬回來。她看見那兩匹棕馬才松口氣,拿出手帕擦了擦汗,吐了半天她都快虛脫了。

    心道,大哥你總算是開竅了。從錦城手中接下一匹,翻身上馬。一路上奔波可折騰的夠嗆,從江南到金陵騎馬怎么說都要一天。

    天色已近黃昏時,才進了金陵地界,逐漸開始繁華起來。葉彎彎本以為錦城會帶她到宅子之類的,誰知道,他帶她回到的地方是,金雀坊。

    金雀坊占著金陵最大的一塊土地,渾然看去就是一座普通的宅子。

    可那宅子兩旁植的紫薇樹上掛滿了黃緞描邊的綢緞燈籠,和那絡繹不絕的華服客人,便顯示出這宅子的不同之處。

    在金陵,只有青樓才會掛黃緞描邊的燈籠,但金雀坊的竟是掛在盛放的花樹上,顯得別有一番雅趣。

    此時也正值紫薇開放的季節,紫薇伴著燈籠隨風飄曳時,抖落滿樹的花瓣,落在了來往地客人身上。

    客人們帶著紫薇的香氣,走進了金雀坊氣派的朱紅漆飾的大門。

    與別的青樓又不同,金雀坊外并沒有扮相嬌艷的妓子招攬客人,吸引客人的只有里面地渺渺樂音,還有的就是那將濃妝艷抹都襯得多余的美人。

    而站在金雀坊的大門口,葉彎彎烏黑明亮的眸子,閃過了一絲戲謔,問道:“你是準備把我賣給金雀坊和小城城你作伴?”

    聽到這句話,錦城描著滿臉的不悅,無語回道:“不許那么叫我,還有,我是這金雀坊的主人。”

    聽到這個消息,葉彎彎一點也不意外,錦城勢力廣闊,即出現在金雀坊,很大的可能便是他就是金雀坊的主人。

    不過,能在自己開的青樓里當花魁,錦城他,果真不俗。

    明明了解,卻還是故作驚訝般感嘆道:“喲,沒想到呀。堂堂金陵花魁錦瑟居然是金雀坊的主人,嘿嘿,那不讓我叫你小城城,該叫你什么?城城?阿城?錦城兄?”

    “葉彎彎!”他皺眉訓道。不疾不徐的步入金雀坊,也不回頭看她一眼。

    葉彎彎跟在他身后,見他反應如此激烈,一聲輕笑被他收入耳中。

    錦城腳步未停下,啟唇又道:“最后一個。”

    她張了張嘴,還想再打趣他,可是識相的閉了嘴,畢竟在人家的地盤上,不好太過囂張。金雀坊中很是熱鬧,笙歌燕舞,燈火通明。

    主樓中大門四敞,里面雕廊畫棟,櫻色薄紗布滿了欄桿與樓頂,透出的色調分外曖昧。

    花女居坐高臺奏出押調雅曲,曲子雖是風雅,但那詞卻不知誰填的,只是聽,便就讓人面紅心跳。

    院子更甚樓中,在主樓前正對面立著塊戲臺子,上面是只穿著京戲衣衫,畫作粉面佳人的俏麗丫鬟。

    應說這戲中扮相是半像半不像,因為戲角兒的墨錦似的及腰長發上,沒有點翠戲鳳的頭飾,有的是在碎發中穿起的絹花珍珠。

    要說這無妨,可就錯了,她們這衣衫偏偏是裸著半處雪嫩肩膀。柔軟的身段淺淺伏動,配上氣韻巧妙的京腔戲文,聲如驪珠使人入迷。

    臺下布著幾張楠木云紋長幾,長幾上滿是珍饈佳肴。

    正演到高潮興頭上,客人紛紛將懷中金銀珠翠丟上臺去,算做打賞。

    葉彎彎就一眼認出,桌上隨處擺著的酒杯,那不是從前未穿越時在電視上瞅見的,四方琉璃菜金樽嗎!

    再看那壺也是配套的,在紅燭映襯下,酒杯里的清酒反射呈現出斑斕的色差。

    要知道這樣一方酒樽,在現代那就是無價之寶啊。

    更何況是這一套,湊齊了再賣,她這下半輩子,祖孫兩代都能衣食無憂了吧。

    想到這,葉彎彎咽了咽口水,這樣的雅俗共賞,且貴氣逼人的煙花之地,她還是光明正大的第一次來。

    老鴇還在招呼客人,見是錦城來了,踏著臃腫的步伐一下沖過來,收斂起她的諂媚笑容,恭敬說道:“主人有何吩咐。”

    錦城把葉彎彎拉到跟前,吩咐道:“劉媽媽,在花魁樓中打掃好一個房間給她住,她,是我的朋友。明白了嗎?”

    劉媽媽趕忙答應,支了一個小廝去準備。

    錦城見事情差不多都安排妥當了,看了一眼葉彎彎,淡淡說道:“花魁樓還算安靜,也沒人敢進去打擾。天色已晚,你去休息吧,有什么需要的就找劉媽媽,我還有事,先走了。”

    葉彎彎笑瞇瞇地點了點頭,看著他的烏色身影消失在視野中。

    劉媽媽又拾起諂媚的笑容,用余光掃了掃葉彎彎,恭維她,“小姐隨我來,有什么需要就與我說,別客氣,我還從未見過主人對誰那么上心過呢。冒昧問一句,不知小姐芳名?”

    葉彎彎輕扯嘴角,斟酌幾秒后回道:“多謝劉媽媽。我姓葉。”

    戲臺子后走過一片紅木長廊便是那天,葉彎彎翻墻來到的花魁樓了。她不得不佩服,這錦城是真的會享受,還單獨立了棟房子住。

    而自己的房間就在錦城的旁邊,對于錦城的房間她可算是熟門熟路了,不,是熟窗熟路了。

    房間不算很大,格局布置的和錦城那間差不多。沒有過分奢靡,甚至有些雅致。

    葉彎彎很是滿意,不過肚子有些餓了,笑道:“勞煩劉媽媽為我備些吃食酒菜,一路奔波有些餓了。”

    劉媽媽答應后不大會兒,一桌美酒佳肴就都上齊了。

    劉媽媽又道:“我還命人給小姐準備了熱水,您可以泡泡澡解解乏。”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甘肃快3 配资321 广西快三 新浪股票群 杨方配资 紫金矿业股票分析 股票配资都是诈骗 极速快3 基金配资条件 买股票指数买多少股好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合法吗 股票涨跌百分点怎么算 鑫亿配资 体球网手机比分app 足彩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完善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