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章

作者:不吃菜 |字數:3636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神王強寵:萌寶來襲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跟喬爺撒個嬌小行星帝霸

    一路上并無多言,顏非帶著葉彎彎走入桃花林深處,走過曲曲繞繞的小路,一間竹屋出現在二人面前。帶著葉彎彎進去后,顏非拂了拂衣擺,斜靠在竹木編的貴妃塌上。手上金光閃過,青瓷酒瓶再次出現在他的手中。

    顏非瀟灑仰頭,酒瓶微斜,一股清酒便從中流出,落入他的口中。

    “你是怎么知曉我們的事。”葉彎彎看他這行云流水地動作,打斷道。

    “華陀來過信了,唉,那臭小子這么多年不和我聯系,唯一聯系一次竟是因為你!”顏非翹起二郎腿,雙手枕在腦后,悠閑說出這番有些醋意的話。

    葉彎彎有些驚訝,他這臭小子一詞是用在華陀身上,原文中也沒提起過這顏非的資料,更沒寫到桃花島的事情。所以她并不了解顏非的事情,咳嗽兩聲,整理了一下情緒,用盡量平靜的語氣說道:“我知曉要與,您。做一場交易,才可治好我的病,但我不想出賣他人命運,這交易的條件能否改變?”她改用了您這稱謂,畢竟是仙人。

    顏非偏頭看向她,帶著那似笑非笑的面容,沉默半晌,才開口,“你想如何改變?”

    “以我之命,換他之命。”她輕描淡寫地說出這八字。

    榻上的人坐起身來,搖了搖頭,“沒意思,若是我救了你,你最后卻給那閻王老兒送去命,不是白費我這一番苦心么?”

    料到他會拒絕,葉彎彎抬眸,望著他的眼睛,正色道:“這桃花島,哪里都孤寂。美景一片,但毫無生機。只有您,是真的。您與他們做交易,換來的無非是戲謔的故事,您又能得到什么?除了不交換我所愛之人的命運,我什么都愿意做。”

    “哦?什么都愿意做,我可以考慮一下。”

    “謝謝。”

    “先別謝我,你和那錦城就在島上住幾天吧,等我考慮好,自然會告訴你條件是什么。”

    葉彎彎看了看外面,“我們住哪?”

    只見顏非步出竹屋,甩了甩寬大的水袖,桃花樹拔地而起,原地屹地一所玉屋子,這價值連城的翠玉所建的安身之所,很是浮夸。

    顏非問道:“如何?”

    葉彎彎搖搖頭,“太過奢靡。”

    顏非再次施法,這次建起來的是一座青磚琉璃瓦屋,雖不及之前的貴重,但屬實不是一般的豪華。要知道,這琉璃瓦只要一片便能換得普通人家的三日糧食啊,這是只有富貴人家才用得起的東西。

    “這樣樸素的房子總行了吧。”

    葉彎彎也不知作何感想,這樣豪華的屋子,換來他一句樸素。這人的品味果真是浮夸,可這樣,也比他之前的玉屋子好的太多了。她點點頭,算是勉強答應了。

    “我去喝酒咯。”顏非扔下一句便進了自己的竹屋。

    葉彎彎順著原地走,準備回去找錦城。錦城不知去了哪,她身處在這寂靜的地方,讓人不自覺的壓抑著,比起修羅地獄,葉彎彎更怕這樣的環境。在這里,只是布料的摩擦出的聲音,都會讓人覺得突兀。

    錦城在四周轉了轉,回來時,看見葉彎彎回來了,遠遠的便開口問道:“他說什么?”

    這聲音嚇了正在出神的葉彎彎一跳,“啊!嚇死我了……他說會考慮考慮,讓我們在這島上住幾天,還給咱們造好了房子。”

    等二人到達那青磚琉璃瓦房前,錦城看了看那房子,拉著葉彎彎轉身步出樹林,“回畫舫去睡吧。”

    晚上的大海是沉悶的黑暗,像無邊無際逃不出的牢籠,但這也比桃花島上還的太多,至少這里還存在聲音。那桃花林,讓葉彎彎想起從前在華山的梅林,錦城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身側,“你在想什么?”

    葉彎彎看著遠處黑暗寂靜的桃花島,怔怔說道:“看那大片的桃花林,我想起了華山的紅梅。”

    “梅林?”錦城問道。

    葉彎彎聞言,淺淺笑道:“是啊,華山的梅花是最美的,平日怎么看都是光禿禿的樹干,到了冬天,那便是漫山遍野的紅梅。”

    錦城輕笑,對葉彎彎這‘最美’有些不太認同,“我只記得梅林那一片枯木,除了春夏抽枝長葉,還未見過它們開花。”

    “那是因為華山的紅梅是有靈的,縱使華山常年佇立雪山之巔,積雪不化。它們也不會常開,這些紅梅只會順應著時節,到了冬天便綻放,過了冬天就枯萎。來年又是如此,雖說平日這是滿樹的綠葉,更有枯木光禿禿的時候。但春,夏,秋三季的等待卻不負那漫山遍野的美景呢。”葉彎彎憧憬的說道。

    “可惜,我不能再回到華山了。”錦城對葉彎彎的那份憧憬,并不懂。

    她無意之中的話竟觸及到了錦城的傷口,不知怎么安慰他,轉移話題,說道:“噯,你要不要喝酒啊?咱們好像很久沒有一起喝酒了,嘿嘿。”

    錦城命人搬來一張長幾,二人對視而坐。推杯換盞之間,葉彎彎再次醉倒了。

    太陽升起,葉彎彎睡的正舒服,感覺耳邊拂過一陣涼風,迷迷糊糊地睜眼,翻了身,看見顏非正躺在她身邊,他單手撐著頭,側過身看著她。葉彎彎順了口氣,一把將顏非踢下了床,鞋都沒穿,下床拔劍指著顏非,扶額嘆道:“顏非,你是不是想死。”

    顏非起身,笑嘻嘻的說著:“哪有,哪有。來,把劍放下,我只是想跟你道聲早上好。”

    葉彎彎轉身,剛想喚人。顏非卻湊近葉彎彎,如脂玉般的細指卷起她的黑發放在鼻尖嗅了嗅,輕聲說道:“小葉子的身上,總有種特別的香味,不是桃花香,不是酒香。是,特有的女兒家的香味。”

    身后的男人,身上帶著一絲桃花香氣,有些奇怪,明明在桃花島上沒有聞到任何味道,但是他身上卻繞著股淺淺的桃花香。葉彎彎此時也沒精力去欣賞這些,手上拔劍,“放開。”

    顏非卻從背后摟住了葉彎彎,握住她持劍的手,在葉彎彎耳邊,細聲細語地說著:“讀到華陀的信件,我還在想信上的女孩是誰。只一眼,我便知道了,畢竟,那般明媚的女兒家,只有你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山东群英会 沪深股票价格排名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河南快赢481 江苏快三 10万理财一年多少收益 新浪体育apk 河南快3 时时彩 竞彩篮球大小分 场外配资抵押 快乐飞艇 福彩 青海快三 江西多乐彩 风速配资